藕粉精

都是幻想

一篇超时的生贺

【怼你】童童:爸爸爸爸!麻麻说想吃你做的布丁!
童童今年三岁了。
小丫头和爸爸一样,都是一月份出生,但是是在元旦那天生日。
逃不过的摩羯座啊。
你翻着手机日历,看着两个挨得极近被重点画了红圈圈的日期,内心一叹。
小孩子的生日很好哄,爸爸妈妈带着小孩子去游乐园玩一天,吃她想吃的,玩她想玩的,开心就好。
可是李泽言不一样,这家伙难哄得很。
你开始回想你第一次给他过生日,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唉。
不然……今年还是做个蛋糕吧。

“妈妈妈妈——我肥来啦!”门锁开落声未停,你就听到一个甜甜软软的嗓音由远及近地朝你扑来,——然后你就被你家小丫头扑了满怀。
你立刻锁了手机想要揉揉怀里的小丫头,结果刚放下手机小丫头就被李泽言拎了起来。
???
“刚刚爸爸说什么来着?没洗手不要扑到妈妈身上,白色衣服会脏。”
小丫头委委屈屈地在李泽言怀里蹬腿让李泽言把他放下,自己哒哒哒地跑浴室洗手去了。
李泽言皱着眉低头看了你一眼,转身去玄关把你的毛绒拖鞋拿了过来:“不是说了不要穿塑料拖鞋么,就算家里有地暖也别害自己着凉。”
你笑嘻嘻地把脚踩到李泽言小腿上,说了句“小言子,替本宫换鞋。”
李泽言脸都黑了。
然后穿着一身高定,单膝跪地,给你,把鞋换上了。
李泽言手很大,手心很暖,正托着你的脚踝把包脚的毛绒脱鞋套上。
你被眼前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的短暂“臣服”击中心脏,头晕目眩。
“哇!爸爸你是在跟妈妈求婚吗!!!”
三岁的小丫头这时洗好了手飞奔回到客厅,正好看到李泽言在帮你换鞋。
“嘿嘿嘿是啊,你爸爸在用拖鞋和你妈求婚。”
“胡说八道。别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李泽言站了起来,“我去做饭,晚饭想吃什么?”
“爸爸!童童想吃糖醋排骨!”
“没问你。”
小丫头委屈得辫子都耷拉下来了,一个劲地往你怀里钻:“呜呜呜爸爸偏心,爸爸只爱妈妈都不爱童童了。”
“童童乖,”你终于成功地揉了一把小丫头的脑袋,心满意足地抬头对李泽言说道:“老板,我今晚也想吃糖醋排骨(^_^)”
“刚刚不是你发短信给我说想吃芋头的?”
“那我现在想吃糖醋的啦,不行吗?”
“……行,你就是仗着我现在收拾不了你。”
“老板多放糖哦~”
你冲李泽言拎着菜走向厨房的背影笑眯眯地喊。

等厨房门为了隔绝油烟关上后,你立刻从兜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
“乖童童,有没有问到爸爸想要什么呀~”
小丫头咽了口口水,但还是规规矩矩地说:“有!”
“嘘嘘嘘!小声点!别让你爸爸听见。”
“哦哦哦!”童童立刻用手捂嘴,下一秒又凑到你耳朵边神神秘秘地说:“爸爸说,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宝宝平平安安地就好啦。”
你愣住了。

生童童的时候李泽言全程陪在你身边,一米八三的大男人被你的惨叫声吓得脸色发白,小孩生出来之后剪完脐带都不带多看两眼,直到宝宝被放在了你枕头边,小小一个裹在毛巾里。
你看着小团子笑了出来,李泽言看着你哭了出来。
“对不起……”高高在上的华锐总裁握着你的手反复亲吻着他亲自为你戴上的戒指,边哭边重复着同样的话,“辛苦了……对不起……”

“妈妈?”
你被童童拽了拽头发才回过神,看着眼前人小鬼大的小丫头,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既然这样的话,那童童和妈妈在爸爸生日那天一起做个蛋糕给爸爸好不好呀?”
“哇!做蛋糕!”小丫头一听顿时两眼发光,点头答应。
下一秒又愁眉苦脸:“可是爸爸不是说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不能太辛苦所以不可以做饭么……”
“傻丫头,蛋糕是蛋糕饭是饭,做蛋糕和做饭能一样么?”
“哦!”童童左手握拳锤进右手掌心里,“有道理!”
小孩子果然很好哄,

到了12号晚上,安娜、顾梦和悦悦都准时出现在了遇见餐厅,安娜看着你只身前来,脸上写满了失望。
“说好的童童呢?我干女儿怎么没来?”安娜问。
“那丫头太跳了,过来大概只会捣乱。我让她缠着李泽言去souvenir做布丁去了。”
等得口渴的悦悦喝干净了杯里最后一滴柠檬茶,大喇喇地一抹嘴,说:“老板!吩咐吧!今天砍谁!”
你:……
“悦悦,嗦,你4不4被魏谦附体了。”

在童童不捣乱也依然鸡飞狗跳的情况下总算把蛋糕胚子放进了烤箱,你翻出打蛋器正准备打奶油,电源都还没接上呢手里的打蛋器就被拿走了。
吓?!李泽言?!
你一仰头正好撞到了李泽言因为略微弯腰而凑近你的下巴,李泽言疼得眉头一皱。
“啊啊啊对不起!”
你伸手就要揉他下巴被他轻巧地躲开,见他脸色不善地盯着你只好把手收回去改成搂住李泽言的腰撒娇:
“不要生气好不好呀?我知道错了!”
下一秒脑袋一重,李泽言把下巴搁到你的头顶上,你听着李泽言一声无奈的叹息,回抱住了你。
“出去。”
你赶紧从李泽言怀里钻出来脚底抹油想开溜,下一秒就听到李泽言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慢点,草莓布丁做了挺多。”

草莓布丁!!

餐桌上你一边吃草莓布丁一边抱怨安娜她们几个没义气,重点批评了缩在安娜怀里撒娇的童童。
“不是说好了要拖住爸爸直到妈妈打电话过去的吗!怎么可以出卖妈妈呢!”
“可是……可是童童力气不够……拖不住爸爸的裤子呀……”
童童委屈地说。
你:……

李泽言过生日当天早上你还在犯困,却早早地被李泽言从床上挖了起来。
“干什么呀……好困……”你在李泽言怀里左蹭右蹭,就是不肯松开被子从被窝里出来。
李泽言低头在你额头上亲了一下,哄你道:“乖。早上十点预约了要做产检,起来吧。”
“噫,妈妈不乖,还赖床。”
早早洗漱完毕的童童扒在床边看你,捂着眼睛做出羞羞脸的动作。
你赖在李泽言怀里,反驳了一句“我才没有赖床”被小姑娘一脸不信任地撇过头的动作伤了心。
“李泽言你说!我这是不是赖床!”

李泽言笑了,揉了把童童的脑袋,说:
“对,妈妈没有赖床,妈妈是因为肚子里装着上天送给我们三个人的礼物,太累了,所以才需要多休息一会儿。”

【怼你】由把怼怼拉去超市的漫步剧情衍生


你感觉你们婚后和婚前其实没什么差别,除了你无名指上多出来的一枚戒指,以及搬去了李泽言的别墅这个事实。
李泽言出口成怼你早就习以为常,而你在和他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后就已经开始放飞自我各种回怼,所以时至今日你俩倒是真没怎么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包括婚礼上的对白也是拜托给了婚庆公司一手包办。
你有点无奈可是内心很清楚这个现实,毕竟你有些羞于表达。李泽言就更不要指望了,出口成怼的家伙,甜言蜜语?呵呵,不存在的。

周五下班后你接到了李泽言“出去吃晚饭”的电话,在遇见餐厅边吃边聊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什么这个策划那个投资,气氛和谐得仿佛不是新婚夫妻而是生意伙伴。
晚饭过后你想去超市买些零食好在接下来的周末两天里边吃边煲剧消磨时光,差使李泽言把车停到了新光百货的地下停车场,转身就进了地下超市。
李泽言穿着一身高定却自然而然地去推了购物车,等你把晚饭打包的提拉米苏放到寄存柜后微微低头问凑到他身边的你:“要买什么?”
“仔细想想好像还挺多的……从生活用品开始逛吧!”
你刚觉得你们的对话有种莫名的即视感,李泽言就小小声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
你愤怒了:“你再说一遍?!无缘无故骂我傻干什么!”
李泽言被你炸毛的样子戳到谜之笑点,没忍住笑得更厉害连肩膀都在抽搐,被你恼羞成怒地锤了一下才把手虚握成拳挡在嘴边清了清嗓子。
“我生日。”
你茫然,“你生日不是还没到吗……啊!”
你突然想起来了。

和李泽言重逢后他的第一个生日,你当时还苦苦支撑着父亲留给你的公司。虽然对李泽言一言不合就幼稚、张口闭口是白痴的怼人模式很愤怒,但是看在他是把握着你公司经济命脉的人而且对你还挺好的份上,你还是决定帮他过一次生日。
跟魏谦问起李泽言往年生日怎么过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看那段时间公司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发展计划,有的话就开个生日宴会,该谈妥的谈妥该动员的动员;没有的话就是和朋友们吃顿饭,虽然最后十有八九又是餐桌上促成一桩生意合作。”
说到最后魏谦两手一摊,表示对这个热爱工作的总裁他也很无奈。
“你突然打听这个干什么?……终于打算展开行动了吗!”
当时和李泽言还只是“合作伙伴”关系的你看着魏谦脸上按捺不住的八卦内心无力。怎么你们助理都那么闲的吗……老是操心总裁脱单的问题咋不见你多亲自拿几次文件呢。
“不,你想多了,我本来只是随口打听,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李泽言好可怜,所以我决定——”
“你说谁可怜?”
李泽言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吓得你差点没站稳崴了脚。一个应激反应扒住了墙免遭于难,转头就是李泽言一脸“我有点想笑”的表情,你赶紧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

然后魏谦就十分积极地加入了你和公司里几位关系好的员工们成立的“在李泽言生日时给他一个surprise庆祝最后一个2字开头的生日大作战特别行动小组”。
然后因为字数超出限制最后微信群名敲定成了“庆祝李泽言奔三”。
魏谦表示进群之后的那几天他只要打开微信就有点怕怕的。
知道李泽言是souvenir的老板后你毫不客气地把庆祝地点定在了那里,蔡老先生也在你、安娜、悦悦以及魏谦的合wei力bi恳li求you下同意了隐瞒李泽言的事。

计划顺利进行?
才怪。
就是到了今天你都想不明白李泽言为什么会那么闲可以有事没事在大街上乱晃,甚至可以被你为了追小偷而丢出去的鞋砸到头,
所以,其实是计划(看上去)很顺利地在进行。
安娜帮她家里的表哥表姐堂哥堂姐等多次策划过婚礼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这次也别无他选地负责起了生日惊喜的总策划。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总之等你反应过来时其他人都已经把别的任务分清楚了,就剩下生日蛋糕以及把人支开这两项交给了你。
你:……
总策划是你让安娜来的,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跳下去还得把土埋埋好。
“好吧……再怎么说他也是华锐总裁,应该不至于特别闲……吧……”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底气不足。
毕竟是能被你为了追小偷而丢出去的鞋砸到头的人啊!!!

计划开始的第一个下午,你就收到了来自“鹰眼”的敌方情报:注意!“灭霸”下午的行程为空!不出意外会去souvenir!请蜘蛛侠迅速出击!请蜘蛛侠迅速出击!
你:……
魏谦,醒醒,片场不对。

虽然内心对魏谦的入戏太深无力吐槽,但你还是像风一般的女子冲去了华锐,并且正好拦住了刚把电脑关机要离开办公室的李泽言。
然而身体动得比脑子快的后果就是,你已经把李泽言拦下来了,却还没想好用什么做借口把人拐走。
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想不到要怎么把人拖走,李泽言像是有点不耐烦了,看了看腕表的时间皱眉看向你,问:“你已经在我面前欲言又止了五分钟了,有什么话直说。”
“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总裁你周末也要加班吗?”
“下午没什么事,打算去souvenir看看。”
“不行!”
“?”
“我……我想去超市买做甜点的材料!”
“所以?”
“……那个啥,陪我去呗……?”
你在心里宽面条泪,这么蹩脚的理由李泽言要是信了跟你去了那他肯定是上天派来搞笑的!
“走吧。”
?!
“去新光百货。”
?!?!!!
李泽言你回来!!不要在谐星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然后你还是和他去了超市。
“买什么?”
“仔细想想什么都要买……我们从生活用品区开始,慢慢逛吧?”
“你……”
“不可以吗?”不可以的话我就买完材料把你拖去遇见餐厅好了,缠着你教我做甜点应该可以浪费很久的时间。
——你当时是这么想的,自暴自弃一般觉得,反正李泽言已经被拖出来了,能拖多久是多久吧。
“……可以。”
耶嘿。计划通。
结账后你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等李泽言打完电话就开溜,结果反倒被他拦住了。
“带着这么多东西挤地铁?”
“没事啦,身经百战,都挤出经验来了。”
“……跟我回华锐,回去后我让魏谦开车送你回家。”
ok,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
你和李泽言比魏谦先一步到华锐,李泽言又打了个电话,转身和你说:“魏谦等会就来。你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你快去忙吧别管我了。”

回忆到此为止。
挽着李泽言的手臂逛了大半个生活用品区的你还是琢磨不出来,当初你究竟是怎么露出马脚的。
“因为你笨,”李泽言被你脱口而出的疑问逗笑了,“我怎么说也是华锐的总裁,恋爱中智商再怎么下降也不至于降为0,一次两次可以算作偶然,但是那么多次被我撞破我还不会把事情串联起来推敲前因后果的话,我都觉得对不起我的公司。”
你:……
“老实说,我很开心。”
李泽言突然从背后环住你,凭着身高优势体格优势把你搂在怀里后继续双手推车。
你任他搂着,但是不懂:“开心什么?”
李泽言笑了,笑意从眼底嘴角浮起漾开,好看得你心跳漏拍。
“我开心,因为我那两次人没白救,因为有人为了让我高兴而像个小孩子一样偷偷摸摸地策划生日party,因为……”

——“那是我喜欢的姑娘为了哄我开心。”

你听着李泽言在你耳边说完那句情话,又回想起当年你给他庆祝生日那天——
“比起你亲手做的蛋糕,我更希望你送我的礼物是‘你男朋友’这个身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