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粉精

都是幻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正方形的小本本超级可爱!里面还有张蝶恋花的纸儿好棒wwwwww@『苍天的依修加德』 唔不知道怎么艾特人……


人生不如意时有,何不当次跟风狗-千救

那天我照例在实验室鼓捣东西。

忽然内线接通了,那边的人跟我说:“你老公在我们手上,要我们放人就赶紧给钱!”

当时我就笑了,想我在黄金时代怎么说都是铁堡大学医学系小天才内战时期博派首席医官人送称号扳手大魔王虽然实际上也有点扳手狂魔的属性但是我——怎,么,可,能,有,老,公?

不过我心情好打算逗逗他,于是我说:“行啊,给钱可以,但是你得先让我听听我老公的声音。”

那边人说没问题。


“Hey doc.”


WTF!?

话没说完我就拿着扳手冲了出门。


人生不如意时有,何不当次跟风狗-MOP

那天我照例在家擦我的桶。

这时内线忽然接通,对方说:“你老婆在我手上,不给钱就撕票!”

当时我就乐了,想我一大卡隆角斗场之王虽说是矿工出身但是好歹现在算半个网红四分之一个赛博坦火伴但我怎么可能会有老婆?

我心情好,就想逗逗那个机,说:“行啊,给钱没问题,但是你得让我听听我老婆的声音。”

“没问题。”

然后那边:“咩噶——”

雾草了个卡隆竞技场的!!!


噶都没喊完我就拎着桶夺门而出。


最温柔的醒酒方式-千救

千斤顶没有酗酒的习惯,救护车知道。

所以一次性摄入那么多高纯——借用那位灯泡逻辑狂魔的话来说——这不符合逻辑。

救护车表情郁闷地看着趴在地上烂醉成泥的千斤顶,想弯腰把他拽起却无可奈何。

——孕育舱随着幼生体的日渐发育鼓得很大,救护车的行动也变得特别迟缓,想要像以前一样把他拉起来多半是比较难的了。

怎么办啊。


犹豫半天直接坐在地上了。

“喂千斤顶。醒醒。”

伸手摇着他的肩膀


这家伙以前是个军痞。

而自己以前是个医生。

怎么都觉得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关系。


怎么就成了自己幼生体的爹了呢(。)

神烦。


“呼——。千斤顶,起来。”救护车继续在摇,“再不起来我扔你在这儿啦。”

“你今晚睡地板啊。”

“……起来啊——”


救护车都快要神烦自己了。

刚打算放弃起身把刚刚那句“你今晚睡地板”付诸实现的时候千斤顶上线了。


——Doc……?

——醒啦。

——嗯……你怎么还没充电。

——……等你咯。

——不是说了今晚会回来很晚吗,快去充电不然对机体不好,不管是你还是你孕育舱里面的。


说着就爬了起来要把救护车拉回舱室。

“省省吧你,去洗个热油浴,我调个稀释水——我知道,我知道,”救护车在连直线都走不出来的家伙再次开口前抢白,“我给你调完稀释水就去,我充了一会电才起来的。快去洗热油浴啊乖。”


千斤顶出来的时候救护车已经去充电了。

救护车给千斤顶留了一盏客厅的灯,走廊里一直到舱室门的灯也亮着。

稀释水搁在茶几上。


最温柔的醒酒方式-MOP

擎天柱曾和威震天约法三章,其中一条是[不一次性摄入过多高纯]。
结果威震天今晚破例了。

一进门扑面而来的高纯气息让擎天柱没反应过来瞬间晕眩了一下。
然后不到半塞秒他就反应过来——威震天又喝高纯了,不仅喝得特别多,还吐得满屋子都是。
恶——

……又来了。
擎天柱抚了抚额,调整了一下置换扇的运转速率,抬步向方才重物落地声传来处走去。
“来,威震天,坐起来。”
擎天柱半跪在地上,轻轻摇着他的火伴。他有洁癖,这没错。但是和叫醒半醉不死的威震天比起来,洁癖什么的,姑且还是先放一放了。
唉。
擎天柱伸手从威震天背后探到他腋下,扣紧,扶起。
然后这个前破坏大帝就被他有些吃力地揽进了怀里。毫无警戒,表情放松。
他们靠得那么紧,距离近到擎天柱有那么一瞬间误以为他们还在遥远的百万年外的时光,没有政变没有内战没有领袖模块。他就是个图书管理员,威震天就是个角斗场之王。
哪怕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依然可以促膝长谈到天明。
然而那种时光应该不再有了。

擎天柱轻轻摩挲着威震天头雕边缘,拍着他火伴的背。动作轻柔。
——就像个在哄幼生体的母亲。

这个念头出来时擎天柱自己都觉得好笑。
罢罢罢。威震天有时候确实就是个幼生体,不是么。
寂静的空间里一时传来了细微的齿轮转动声。
“——擎天柱?”

噢,醒了。
“嗯,是我,要喝点什么吗。你喝了太多高纯了。”
“啊——抱歉。我一个没忍住就……”
“没关系,先去做个热油浴吧?”
“好。”

还是没写出想写的……_(:зゝ∠)_

“我是擎天柱,我写下这段文字的时间是奥利安·派克斯成为赛博坦的新领袖后不久。”
“我不知道我写下这些东西的意义何在,我甚至不知道在漫长的将来这块被数据板会不会被我遗忘,我恐怕这块数据板在多个周期后都只是在我将要把他安放的地方蒙尘锈坏。”
“虽然我记载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和秘密,但同时我将要安放这块数据板的地点也并不是特别隐蔽——或许它会有被发现的一天,但是我猜这并不会引起什么轩然大波。”
文字断开了几行。
“毕竟……我即将写在这块数据板上的东西在将来若被发现,多半只是被当做玩笑话看待。——甚至我猜,浏览过数据板的内容后的赛博坦人会说,我这是‘成为领袖的磨合期’。”
但显然,写下这段文字的人,无论是不是擎天柱似乎都把接下来记录的内容……看做了事实。
文字再次断开了几行。
“在得到领导模块的认可后,我能感觉到奥利安·派克斯的性格在缓慢变化……或者说消失。因为系统自动认可我为擎天柱,否定了奥利安·派克斯的存在——明明他是我的曾经。”
“我开始有点害怕,奥利安·派克斯是否算是在某种意义上被杀死了——被全赛博坦人或景仰或垂涎的领导模块杀死了。”
“但是我不愿意去承认这种想法,因为我还活着,还站在这里写下这些文字,我还有着过去的一切记忆……大部分的。我想这足够证明我还是奥利安·派克斯了,但是……我又觉得我不是。我能比周围的任何人都明显感觉到我自己的变化,我变得不苟言笑,对事的负责认真比以往在图书馆里工作时更甚,我的cpu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在我左右为难时会直截了当地打断我的思考让我做出遵循‘以大局为重’的选择——然后因此,我失去的东西已经不计其数。……这就是领导模块记录下来的历任领袖的智慧?”
“在我逐渐放弃过去的我开始接受领导模块给我带来的变化时我却开始更加地恐慌起来了。……如果奥利安·派克斯在擎天柱接受自身的改变的时候真的慢慢死去……那么……对于威震天的态度呢。”
“奥利安·派克斯十分景仰并且感激震天威,作为一路和震天威走出卡隆角斗场走进议会的奥利安·派克斯,十分感激震天威对他的耐心指导,从格斗技巧,到与那些政客们虚与委蛇的技巧。——哪怕在进入政坛后震天威变成了威震天,奥利安仍坚信他们可以像以往一般并肩作战。”
“可是并没有。”
“我早该明白,在我被领导模块选中后我就再不可能支持威震天的‘和平经由暴政’的思想,而我的‘自由权利归众生’……在威震天看来绝对是个笑话。”
“他总嘲笑我太过于天真,哪怕见识过那么多的黄金时代的赛博坦背后的黑暗后仍对腐败的议会抱有幻想。虽然我会生气,但是并不代表我不赞成他的观点。”
“然后我成为了领袖。”
“再然后,我淡然接受了和威震天在战场上对立而站的事实。”
“大概又是领导模块……是吗?”
“我想我将不再有丰富的表情,喜怒哀惧只能藏匿在火种里。”
“我想写完我这些话之后就会彻底成为擎天柱,而奥利安·派克斯……已经消逝。”

 

 

 

 

 

 

 

“我想,我成为擎天柱后若还有什么哀伤……那大抵都是来自于对威震天的惋惜。”

 

 

 

 


银色机体用尽气力攥紧数据板,想要捏碎却更舍不得。
擎天柱都已不复存在,更遑论被擎天柱判定了死刑的奥利安·派克斯。

 


“那边的大家伙哭得很伤心。”

圣诞快乐||MOP|牵手八题4/8|糖糖糖

#是震天威和奥利安哦#

#威震天和擎天柱在后面四题上线#

 

4/8||情侣牵手八题

*时间问题只赶得出前四个了

*不要问我第四个在哪里我才不告诉你为了凑千救进来我挪到最后了!

*圣诞节藕精没吃药感觉自己写得差差哒qwq!

 

以下是一些真·温馨提示。

 

※这是赛博坦全盛时期的震天威和奥利安。

※这是赛博坦全盛时期的威震天和擎天柱。

※这里的火种源会为每个结为火伴的赛博坦人赐予新的名字。

※这篇文完全是这个藕精(没有错别字x)为了一己之私搞出来的x
※正※剧※无※关※二※设※满※塞※慎※入※

 

01触碰式(暧昧中)
奥利安根据上一次那个震天威临走前留给他的坐标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
[喂,下次出来一起走走吗。]
[……可以吗?]
[当然。……你不会天天都要工作的吧。]
[哦嗯,当然不。]
其实是要的。
奥利安想起这个对话就有点惭愧——对于钛师傅。因为实在很想和震天威出来……呃,走走,所以对钛师傅撒了个机体不很舒服的小谎请假然后溜了出来。
不过这个惭愧在见到震天威后就暂时被搁置下来了。
“嗨!对不起我迟到了……因为看时间好像还早的样子。”
“哦没关系 ,我也才刚来没多久。”高出来的身高差让震天威莫名有种把眼前远远看到自己后就加速走过来但是走到面前后又低头不敢动的红蓝机体搂进怀里的冲动。
“唔……既然时间还早,不如先去锈海边逛逛好了?”
“呃,好啊。”奥利安抬起头腼腆笑笑,旋即跟着震天威的脚步走上前。
锈海边闲晃的机体有点多,震天威想握住奥利安的手以免他跟不上被人流冲散——但是立刻又想起来这种下意识性的动作似乎太过亲昵。
可是手都伸了一半了不可能放回去对不对?

“……?”奥利安左手手指被有点突然地、轻轻地牵住的时候,抬头茫然看了眼震天威。
“唔……人有点多。……走过这段我就放。”
结果震天威别过头去不肯看他。

“嗯。”强憋着的笑意映在光学镜里。
清澈。
明亮。

 

02牵住式(黏腻中)
奥利安上线开启光学镜后,反应入cpu内的第一个图像就是一张罩了个被切成了奇怪形状的铁桶在头上的赛博坦人的脸。
第一反应就是一巴掌糊过去。
糊到一半cpu彻底清醒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子没刹住——“哐——”
“……震……震天威……你还好……吗……”边说边缩进墙角——看震天威脑袋晃动的频率……普神在上可千万别生气。

震天威本来只是想着把自家卡车叫醒,谁知道刚凑到面前还没来得及组织一下语言就被奥利安一掌拍到脑袋上——夭寿哦,我觉得眼前好多五面怪在念经。
“——呼。”震天威缓了半天才支出手扶住了头雕——天知道他这玩意一直摇摇欲坠极其脆弱,“……你起床气怎么这么大。”
“我……我没反应过来。”奥利安继续躲躲闪闪,把震天威误认成什么传说中的赛博坦史前怪物肯定会被骂的!

“算了,”震天威站起身,把奥利安从充电床上拉起来给他仔细安上充电时不方便所以拆下来了的外装甲,“听工友说今天可以加快开凿的进度了——所以我能早点回来,晚上可以陪你出去散步。”
奥利安的光学镜亮了又亮:“真的?!好啊那我今天也早点回来!你要不要洗热油浴?”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震天威低笑,吻了吻奥利安的角徽,“能量块放在餐桌上了,你补充好就去图书馆吧,我先走了。”
“好~!”奥利安觉得他今天一整天都要没法好好工作了,“路上小心。”
“会的。”震天威往后挥了挥手。

 

“咔——”
“好了我们走吧!”
震天威看着奥利安动作利索地把门反锁然后转过身各种“好开心啊要出去玩儿了”的神情觉得cpu哪里跳了一下。
“……奥利安你知道吗,你这神态让我想起……类似于某种生物在家闷了一天终于得以出门转悠的……表情。”
“……你几个意思。”奥利安不乐意了,“你自己都不能想想你自己有多忙,我一天能见到你多久?”

嗯,这倒是……确实。

倒不是政层的无休止压榨什么的,仅仅是震天威想着加班加点能多挣点——他自己有个计划。谁都不告诉。
“好好好,这次算我的错?”震天威最无奈的就是奥利安冲他使小性子,“我明天请假陪你,好不好?”
“哼。”奥利安撇过头。
“走啦,不是说要散步吗。”震天威想笑,使劲憋着,因为这样的奥利安只能让他想起嗲毛的猫,“乖。”
不再废话,直接霸道地把奥利安抄在胸前的手抽出一个牵住,拽着他走向没有了主恒星光辉照耀也依然明亮的赛博坦的黑夜。

奥利安半推半就地给他拉了很长一段——直到低头看见震天威和他紧紧牵着的手。

刚分开就想念……貌似有一点呗。

 

03勾手式(热恋中)
饶是震天威知道奥利安的脾气他也有点慌了。
炉渣个流水线的。
全速飞行中的震天威默默在心里把那回炉重造个万儿八千遍的所谓的上司骂了个爽,顺便带上了和他一个流水线出来的所有赛博坦人。

根本连分辨都不需要的机体出现在视野范围内震天威快速压低——然后变形,落地。
“抱歉,今天开会——嗯?”
看着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的奥利安震天威茫然。
“说好了什么时候来的……本来想着给你个惊喜——现在好啦,全没了。”
“……啊?”
奥利安郁闷了半晌,抬头,抽出一只手指着天空——那里现在昏暗得很,什么都没有。
“本来打算和你一起看流星的。”
震天威顺着奥利安手指划的大致一片区域抬头望去,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你来太晚了,”委委屈屈的声音在火种舱前响起,一字一字,好像穿过了震天威的装甲、管线——一直一直深入到火种里面。
震天威听得火种抽疼。
“……对不起。”
“没关系啦……就是有点可惜,下一次要等到好久之后了可能。”
“我——”
“所以下次不可以迟到了!”

……哈?
震天威cpu顿了顿。
什么个情况。

“答应我?”
忽然凑到光学镜前的尾指愣生生让震天威再卡了一下。
“……你……不生气?”
“当然生气啊,可是既然都错过了就没办法啦。——拉钩,答应我下次再有的话一定要准时。”
“……呵。”震天威没忍住笑,“下次哪还有准时不准时。我们到时候肯定是在一起的。不是像现在这样。”
“……那是哪样?”
“你猜。”同样用尾指搭上对方的。

“我猜你下午就等到了现在,饿了吧。”
“……”
“走吧,带你去找吃的。”
“哦……那个……手。”
“随他勾着呗。”
“……哦。”

 

05紧握式(xxxxxxxx中~(此xx非彼XX(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ORZ)))
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辞掉了矿工工作的震天威现在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家里不是想着给奥利安做什么吃的就是带奥利安去哪里玩。
估计我找到新的合适我的工作之前都得这么闲晃吃软饭了,震天威百无聊赖地想。

“呼……”某个三塞分之前刚把自己定义为“吃软饭”的赛博坦人紧接着就出现了“等老婆下班回家”的姿态——“奥利安怎么还不回来啊——”
等得快要以桶抢桌。

“(咔)——我回来啦,今天因为有一批新的数据板要整理所以——咦,震天威?”
……人呢?
屋子黑乎乎一片,“按理说应该在啊……”——手摸向电灯开关。

“奥利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嘘嘘嘘嘘!!!”

五塞分后。
“过分 ,干什么躲在角落不出声!专门想吓唬我吗!”
“我没有啊你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不听!”

震天威cpu疼。

屋子里一片漆黑,除了小卡车光学镜的依稀光线再无其他光源——
但是只顾着疑惑自己的准火伴去了哪里并摸索开关的小卡车没有注意到,角落里有个地方,静静地……悄无声息地……亮起了一双光学镜。

“奥利安。”

所以说震天威你为什么要躲着不出声吓死人啊!!!

“好好好对不起是我的错……”
“乖啦——看在我们今天交往三十年的份上?不要生气了?”
“……”奥利安撇头不理这个围着自己各种哄的家伙——但是立刻又想起来有件烦恼了他好几天的事情要问,“你找到工作没?”

“啊——”震天威看看某个角落,“今天联系了一下……以前一个矿友说他的一个朋友那边需要一个会雕刻的帮忙雕个雕像。某种意义上讲……算是找到了。”
“可是好像不是长久的工作哦。”奥利安持续烦恼。
“没事,其实我也有往这方面试试看的想法……如果这次能雕好的话我以后就专攻这方面吧。”
“……嗯,这样……一定要成功。”
一脸凝重。
“嗯。”
同样一脸凝重地回应点头。

然后不出所料地——震天威在这方面本就有着极大的天分,加之之前矿工的工作常年累月积下来的经验,雕出的作品被雇者大加赞赏。
所以这个土豪雇者大手一挥,除了原先说好的能量块一堆一堆还有另外附赠的一个半身高的巨大矿石。
东西送过来的时候还在那个矿石那里贴了个“雕个自己想雕的东西吧”的字条。
“……”
传说中的有钱就是任性么。

不过想雕的东西嘛——
嗯哼。

“来——小心,再走五步。”
“震天威……你到底要干什么?”奥利安的光学镜被震天威蒙得死死的,什么都看不见,虽然脚下慌得很但是还是信任着震天威给他带路——好像是走到客厅来了?——哦,他原本正在书房里就着震天威叮叮哐哐的声音在阅读一个数据板的内容。

“现在——赛博坦黄金时代最伟大的雕刻家震天威——向你展示!”
眼前蒙着光学镜的东西撤走的同时红色的布被掀起。

“……这……?”

奥利安愣住了。

震天威这几天全身心投入的就是雕琢这块半身高的矿石——现在,作品完成了。

两个紧握在一起的手。

一个奥利安的,一个震天威的。
不用震天威说奥利安都能猜到,更能看出来。

“像这样。”震天威笑,站到奥利安的身边,伸出手,紧握,“像这样。”

 

通烟。字母ILU

一直忘了搬……

I
identity本身;本体;身份
一个是副指挥官。
一个是士兵。
一场令人羡慕的一辈子的爱情。

ignore不理睬;忽视
“呜呜呜sir我错了——”
“Sir——”
“Sir——”
“长官大人——”
“我可敬可亲的长官大人——”
“呜呜呜呜sir我错了……”

通天晓完全忽视烟幕,该干嘛干嘛。
——一直到烟幕愤恨地爬上了他的办公椅把手狠狠咬了他的垫肩一口。
“!!!烟幕!!!!!!”

烟幕,卒。

in trouble在危险、受罚、痛苦、忧虑等处境中
“错没。”
“……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sir你放过我吧……”

通天晓更换数据板的间隙抬头瞄了烟幕一眼。
“我看你就在上面待着算了,安静点我可以考虑早点放你下来。”
“……¥*&&¥#&&¥%……!!!”
烟幕整个机半蹲在只刚好够他两只脚站着的书柜顶,欲哭无泪。
他怎么就那么天真相信了这个剖开来比U球还黑的家伙的话,搬了梯子上来帮他找东西呢?!上来之后梯子还给默不作声地撤!掉!!了!!!

item项目;条款
“……这什么……”被传召进通天晓办公室的烟幕震惊地看着随着他走到办公桌前的脚步一步一块摞起来的数据板。
“结为火伴的同时需要签订的一些条款之类的,你拿过去那边的沙发上看——安静点别出声。”
“……我……能不结了吗……”这一摞的东西看着就难受啊。
“你说呢。”


L
league同盟;联盟;联合会(这就是凑个字数囧)
据说赛博坦上已经成立了“通烟大法好乳胶报平安(不是手癌)”联盟。

leap飞跃;跳跃
“……啊新上市的涂装挺好看的。”
“想都别想。”
“咦,肚子饿了QAQ……”

通天晓表示至今都无法跟上烟幕跳跃性极强的逻辑回路。

“……我去做饭。”

legal法律的;依照法律的
烟幕翻了个白眼表示这就是通天晓的口头禅。

loneliness孤单;寂寞
烟幕再次翻了个白眼表示这种心情通天晓在有了他之后就别想再体会到。

lorry卡车
通天晓的机型一直是卡车,无论是在蓝星还是在赛博坦。
据说是因为偶然间听到传言说“看通天晓和烟幕一起用载具形态巡逻真炉渣的有cp感”。

U
unfair不公正的;不公平的
“不公平,为什么爹地的能量块比我多那么多!!”到通天晓膝盖高的幼生体努力撅着嘴做出无辜又委屈的表情看着通天晓。
“乖,你爹地最近好像又有小火种了要补充营养……想不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啊?”
“……不想,弟弟妹妹会抢我的玩具。”
“噗……”一旁一直安静摄入能量的烟幕终于忍不住喷了。

upset心烦意乱的;不安的;不适的
“邀请名单邀请函版式设计场景布置互动环节开支预算……啊啊啊好头疼。”通天晓极其罕见地趴倒在了桌子上痛苦状抱头
烟幕在一边止不住地偷笑。

坚持通烟。

A

a (great) number of许多;大量的

大量的润滑液从士兵的对接口泛出。

身材高大的副指挥官凑近小跑车的音频接收器旁——

“想要了?嗯?”

 

active积极的;活跃的

名副其实的阳光小男孩在这一次的赛博坦重建party上依旧很活跃——活跃到高纯都快泼一旁的救护车身上了还硬说要再战三百回合。

“我先带他回去充电。”

权当是为了以后的长久丢脸做练习了。——通天晓抱着整个挂在自己机体上的晕乎乎的小跑车这么芯理上自我安慰。

 

actually实际上

实际上通天晓是个很温柔很细心的家伙。

——在对接后的机体清理上。

 

add up合计

“……然后是蓝色油漆还有喷枪一把,合计1200塞币。”

“先生您看起来不像是喜欢更换涂漆的赛博坦人啊帮您的火伴买的吗?”

“嗯。”——今天是新涂装上市的日子啊啊啊你不帮我买回来我跟你没完!!!

被拆了一晚上还是这么有活力也是蛮拼。

 

altitude海拔高度;高处

“Sir……那个,你有没有看到我之前给你的数据板……”

“哪块?”

“呃?……就之前我有事走了,让你先带回来那块……就前两天的,现在忽然找不到了。”

 “哦……我好像放到了书架顶。你不够高,我去拿。” 

“……#”

 

as usual照常

“那什么sir我用一下相位偏移器——”烟幕照常意思性的和通天晓打了个招呼就直奔武器库而去。

 

at the end结束;终结

“是时候结束单身了哦!!!”

“哦。”

 

at present现在;目前

“就目前来看,你和烟幕是最适合结为火伴的。”

“……闭嘴。”

 

attitude态度;看法

从生产日期不合到相看两不厌到觉得对方是最适合的火伴人选……这其中都发生了什么。

 

 

B

base以……为根据;基部;基地;基础

汽车人基地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beg请求;祈求

“求我我就给你。”

“……求你!!!”

烟幕愤恨瞪着仗着身高差距把相位偏移器举得老高害他够不到的通天晓。

 

bend弯;拐角;弯身;弯腰

“晚安。”通天晓弯身吻了吻踮脚向他索要晚安吻的烟幕,“你真麻烦。”

 

beneath在……下面

嗯。这种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blanket毛毯;毯子

通天晓把烟幕安顿好后再默默地给他盖上了一张在蓝星托神子他们特别定制的大毛毯——据说这个多少可以保护涂装。

 

boil(指液体)沸腾

每次通天晓进去前都会在烟幕音频接收器旁低声细语——普神知道这种声音让烟幕觉得自己浑身的能量液都沸腾了起来。

 

C

calm(使)平静;(使)镇定;沉着的

沉着的→通天晓。

这是烟幕对于通天晓绝对肯定的评价——不是说从来没收到过告白吗为什么在听到他告白后还是那么……冷静啊?!

“难道你想他像蓝星少女一样‘羞红了脸颊’吗。”

 

care about关心;忧虑;惦念

结为火伴后烟幕没什么感觉,最大的变化不过就是越来越乖了——然后通天晓就恶趣味地惦念起了烟幕以前老作死他老挑烟幕毛病的日子。

 

change one’s mind改变主意

“关于和烟幕结为火伴这件事……我想无论是谁都不能改变我的主意。”

 

come up走近;上来;提出

“不动了?”通天晓有些好笑,低头凑过去看那个坐在自己身上一脸隐忍的士兵,“到底今天谁提出的‘你不要动我自己来’的要求的?嗯哼?”

 

command命令;指令;掌握

嘛,命令什么的可是通天晓的专长和专利啊。

 

congratulation祝贺(因为电脑码的时候又想到了一个所以这里分两个吧×)

①碳基三人组的祝贺

[祝贺通天晓和烟幕喜结连理白头到老早生贵子!!!]

“……Sir,后面三个词语什么意思……”烟幕愣瞪着从地球发过来的讯息——神子和杰克还有拉菲最近去蓝星一个外号为天朝的国度旅游学了几句蹩脚中文,现在说什么都爱带几个中文里的成语或者词语。

“让我们多多孕育小伙种的意思。”下载了该国度语言系统并且了解了该成语意思的通天晓淡然回复,“好,我多多努力。”

 

②大黄蜂的祝贺

[祝贺通天晓长官和烟幕同志喜结连理。早生贵子啊烟幕。]

烟幕怒摔数据板冲去找双波夫夫——管好你家二chong儿yun子xiao不要带坏大黄蜂啊!!!

 

双波

喜闻乐见的废话时间x

首次战双波有点小紧张——微博tag打的都是#伪正剧向##O到没有C##人家只是想写爱撒娇爱偷懒的声波而已#

↑见上就该知道这是一篇怎样的雷x

放心我是亲妈?!(对了跑题神体质描写篇幅不对别打脸。)

 

“从今天开始,震荡波拥有和你同等的军事权利。红蜘蛛,听清楚了吗。”就报应号上所有赛博坦人而言身形最高大的银色飞机看了看一旁被刚刚从太空桥中释放出来的巨大怪物吓得不轻的seeker,淡然留下一句转身走了。
“……什……什么!”红蜘蛛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他气得发昏只想把震荡波摁住揍一顿——但是当然,光是从外貌体型等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战斗力差距——他除非是cpu进水了才会这么做。
“哦——该死!”银灰色seeker咬牙切齿地跺脚,敢怒不敢言更不敢报复。
一旁的红色医官斜睨了某空军指挥一眼,跟着走了。

 

“话说我刚刚总觉得声波面对着震荡波的时候好像在说什么。”
“啥玩意?你怎么感觉的。”
“……你重点呢。”
“吃了。”

 

唔。
其实击倒没猜错。——刚声波和震荡波一起站威震天后面的时候,声波一直用加密内线联络震荡波来着:
[请求,偷懒。]
[?]
[帮助声波,整理数据。]
[尽管不符合逻辑。但是,同意。]

 

“威震天大人,我想我身为霸天虎首席科学家——逻辑告诉我这个荣誉属于我——以及刚刚上任的军事指挥,有必要在最短时间内对报应号进行了解以便日后研究或作战指挥,所以,申请报应号数据库最高权限。”
“……提议通过。”某君王看了看身边几乎永远保持沉默的得力助手声波,“下次撒娇注意场合(小声),明知道我还在努力攻略你们大嫂(更小声)……”

 

声波低头,威震天会意为他知道了,满意离开。
“指挥室,带路。”震荡波伸出右手戳了戳低头的某,“别笑了。”
低头后一直在极微小频率颤抖的声波过了好一会才抬头,面向震荡波播放录音:“我——才没有——撒娇。”
“……”

 

“声波,这个病毒怎么来的?”
“?”
因为整理数据导致屏幕上的波纹乱成一团揪在一起的声波转头,切换了个系统自带的疑惑表情对着震荡波。
“似乎是来自激光鸟……还是一颗手榴弹的病毒?看编码不像是赛博坦科技……蓝星本土生物编造的?”
声波顿了顿,默默点头。
“你发现却不清除,不符合逻辑。”
万年不变放录音:“Lord Megatron提过‘奥利安曾身为铁堡档案管管理员,铁堡档案的解密工作由他来做再合适不过’。”
“通过下载——渠道——回馈病毒,可以——及时掌控汽车人——解密——情况。”
“顺便——偷懒。”
最后一句话是震荡波接过去的。
“你居然老想着偷懒,不符合逻辑。”

 

“不过……”在报应号昏沉黯淡的灯光下涂装颜色极为相近甚至一样的两具机体间的距离在更高大健壮一些的机体的移动下逐渐缩短——
“声波很可爱。符合逻辑。”
系统自动切换微笑表情。

 

因为知道你回来了所以才敢放心偷懒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