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博晴】新衣

本来打算阿爸皮肤到手那天就发的……结果拖到了现在。

樱花祭结束后,平安京里一家有名的裁衣店举办了一个活动,为了感谢各位阴阳师大人平日里对平安京的守护,只要在活动期间带着足够数量的信物前来,裁衣店都会提供全新推出的狩衣一套。

源博雅去晴明的宅院时路过了那家裁衣店,偏头稍一打量摆在门口最显眼处的那套狩衣,勾了勾唇角,笑了。

那个橘子……如果顶在晴明头上的话,大概能顶很久都掉不下来吧?
毕竟是晴明这样不急不慢的人啊。

接下来几天博雅都没怎么在晴明的院子里待着。
总是带着茨木和一堆奉为达摩出门,美其名曰“趁着樱花祭多准备些狗粮”然后整天整天地诛邪剑多重箭万箭齐发,打得外面那些野生的妖怪看见他就跑。

所以博雅到底是在忙什么呢……
对着头顶的樱花出了神的晴明内心半是无奈半是庆幸地想着——
还好博雅最近忙,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

等到博雅终于又整天整天地在晴明的院子里赖着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眼睛上的伤口怎么样了,”晴明坐在石几旁冲着茶,一旁架了个小炉子煎药,热气丝丝冒出来,伴着药味弥散在整个庭院里。怕火的小纸人早早地举着扫帚躲去了一边,晴明一手往茶杯里注进热水,一手举着蝠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火,“桃花说喝完今天份的汤药就可以等伤口慢慢愈合了。”
“嗯……”源博雅百无聊赖地趴在石几上数从樱花树上飘落下来的花瓣,“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啊,不就是伤到了眼睛嘛——晴明!”
说话间的一抬眼,就看到晴明伸手要直接去拿药炉倒药,劈手握住纤长的快要碰到药炉的手指,举到眼前反复仔细地察看。
“怎么可以直接用手去拿药炉!那东西很烫的你知不知道!万一烫伤了可怎么办!”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啊,不就是烫到了手指嘛。”
博雅闻言抬头,只见晴明阖起了蝠扇支住下巴,略微上扬的嘴角配合微眯起的狐眼,笑得相当邪气。
“……晴明。”
博雅知道晴明是又在为自己对伤势不上心这件事置气,但是确实是他理亏,这种时候不能进行任何反驳。晴明不听的。

晴明把手抽回来重新拿起药炉,棕褐色的药汤倒在碗里,水汽腾起,袅袅婷婷。
“喝了。”
博雅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身为武士哪怕在雅乐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也无法在吹笛之外的事上柔了他半分的干脆,伸手接过药碗仰头就灌,喉结上下滑动几个来回药汤就被喝了个干净。
“唔,有点苦。”
大喇喇地把碗一放,博雅舌尖暧昧地舔舔唇,眼神幽深地看着晴明。
执笔写字的晴明抬眼看看博雅,叹气道:“博雅,其中一只眼睛被遮住的时候不要做奇怪的表情——”
尾音被博雅倾身压来的吻吞没,停留在唇瓣接触层面的浅吻隐约弥着药汤的苦涩味道,但两人都没有在意。

“呃……博雅大人。”
帚神手里端正地捧着一个包装用心但不能说得上精致的包裹,站在樱花树五步开外的地方出声询问正装模作样向晴明学习写字的博雅。
“请问这里面装的衣服……是博雅大人新买的吗?如果是的话,我给您整理一下放起来。”
“不用,给我就好。”
“是。”

“这是什么?”
“新衣服,给你的,”博雅把包裹往晴明面前一放,挑了挑眉道,“换上看看?”
晴明愣愣地看着包裹,稍晌抿嘴笑了。
“好巧呀,博雅。”
“嗯?”
“我也给你准备了一套新衣服。还有新的弓。”
“……”
“博雅也去试试看么?”

博雅又笑了,“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晴明。”


——————————————是的没了。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