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博晴】关于御灵

又是突发短打……x
关于连连开大时如果场上用的是博雅,御灵会变成阿爸的龙这个蜜汁bug😶
虽然正文和这个bug没啥大关系……
【注意】打火机视角
【私设】御灵可以直接召唤也可以通过信物召唤
OOC
OOC
OOC

今天轮到博雅阿爸带队斗技。
作为整个院子里第二勤快的上打大蛇下打麒麟没事刷图动辄自残的式神,就算提出了要休息的申请也会被阿爸以下一个打火机还没练起来只能拜托你递火而且只要等哪天阿爸抽到辉夜姬你就可以长休了为理由一口回绝。

但是讲真,我觉得等阿爸抽到辉夜姬,我都该六星了。

总之,无论是博雅阿爸带队还是晴明阿爸带队,我都是没得休息的。
伐开心。
就算有新衣服也伐开心。

不过今天有一件事让我觉得我可以对院子里将近的喜事小小地期盼一下下。

斗技准备的时候,我正蹲在地上看对面的阴阳师把她的式神召唤出来,结果肩膀被旁边的椒图小姐姐戳了戳,回头一看,椒图小姐姐正扶着她的贝壳边沿一脸担心地看着博雅阿爸。
我顺着椒图小姐姐的目光看过去,上下打量一下觉得博雅阿爸并没有什么不对。
“怎么了?”
“你没觉得哪里不对吗?”椒图小姐姐又用尾巴朝博雅阿爸身上指了指,“你看看博雅阿爸的御灵……”
“豹子,没错啊?”
“可它的样子有点怪怪的呀。”

我眯起眼睛再仔细看了看,才发现博雅阿爸的豹子有点不太对劲。
老感觉它有点若隐若现。

我回头想再问问椒图小姐姐的时候,博雅阿爸已经赶在最后一秒把椒图小姐姐换成一目连哥哥了。
算了,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打完再说吧。

结果这个“不是什么大问题”的问题,在斗技的时候成了问题。
因为被博雅阿爸调整到了最不容易受伤的队伍后方,所以我和博雅阿爸基本上是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博雅阿爸的一举一动我都能注意到。
包括在一目连哥哥使用风神之佑技能时博雅阿爸的御灵忽然换成了晴明阿爸的神龙这件事。

我的个欧皇大酋长???
什么情况这是???

处于震惊状态的我差点忘了打火,被旁边的山兔一纸板拍下来才回神。
战斗结束后我不管山蛙先生的抗议爬上了它的背找山兔咬耳朵——而且自残了那么久,我觉得我有点贫血到头晕腿软。
“你有没有发现博雅阿爸今天斗技的时候,他的御灵会忽然变成神龙呀。”
“咦咦咦?真的吗?我还以为听到龙啸声是我的错觉呢,毕竟一目连哥哥也有神龙呀。”
“不不不,那个龙啸确实是一目连哥哥的龙嚎的,可是一目连哥哥在使用风神之佑技能的时候,博雅阿爸的黑豹会突然变成神龙啊!就突然一下子地出现!然后又消失了!”
“欸——”

“小丫头们在聊什么呢?”
“啊啊啊啊啊啊博雅阿爸!”山兔被突然窜出来的博雅阿爸吓得差点从山蛙先生背上摔下去,还好我机智地拉了她一把。
“没什么呀博雅阿爸,我们就是在讨论怎么跑得更快哦。”
“那还真是好孩子呢。那么,好孩子们,要不要吃大福?”
“要!山兔要草莓味的!!蛙蛙也是!”
“我也要草莓味的!”
——所以说有的时候,我更乐意博雅阿爸带队。毕竟有大福吃。

回到院子里后,我一把从山蛙先生背上跳下来,抱着山兔往八百比丘尼姐姐的房间跑去。
——我和山兔讨论了一路,一致认为寮里除了阿爸最可靠的就是八百比丘尼姐姐。
“比丘尼姐姐比丘尼姐姐!”
“今天斗技的时候——”
“博雅阿爸的御灵——”
“忽然之间变成了神龙!!!”

正在房间里进行日常修炼的八百比丘尼姐姐听到我和山兔的话,差点把星之杖丢了出去。
“……你们说什么?”

听完我和山兔一人一句的场景复述后,八百比丘尼姐姐脸上的神色又平静了。
“原来如此,”八百比丘尼姐姐捡起刚才被代替星之杖扔出去的茶杯放回到桌上,“其实没什么呀。”
“御灵和主人签订了契约后,只要听到主人的召唤就会出现。但是御灵召唤的方式不止一个,除了主人之外,和主人有过亲密接触的人,都可以凭借信物召唤御灵。”
“欸?这么说博雅阿爸是有神龙的信物吗?”
“唔,应该是吧。可是信物这种东西,一般不会轻易交给别人,毕竟御灵是对阴阳师而言十分重要的,除非是两情相悦的阴阳师之间互相交换信物。”
“噫——”
总觉得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那……博雅阿爸的御灵到底为什么会忽然之间变成神龙呢?”
“是只在一目连使用风神之佑技能时才出现的吗?”
“是的,而且很快,就一下子。”
“那应该是因为龙的共鸣吧,信物作为阴阳师和御灵之间沟通的媒介,肯定是有法术加持的,而龙作为神兽,一举一动之间都带动着强大的力量运转,博雅如果是随身携带晴明的信物的话,在一目连使用风神之佑技能时不小心通过信物与神龙产生了共鸣才把神龙召唤出来了也说不定。”
“哦——”
好复杂。差点没懂。

抱着山兔往院子里走的时候路过了晴明大人的房间,“无意间”听到了一句“反正大家迟早都会知道的,倒不如哪天告诉大家好了。”——这是要打算公开了!?

都别拦着我我要举着山兔绕着院子狂奔三圈!!

——————————————
*晴明房间

“所以,因为信物的关系,神龙不小心被召唤出来了?”晴明手里握着从博雅肩膀上拆下来的装饰用的扇子左右端详。
“嗯,不过只是很短的时间,应该没有被发现。”博雅躺倒在晴明身边,头枕在晴明的膝盖上,手里握了一束晴明的白发在指尖缠绕。
“嗯……被发现了的话,那也没关系呀。”
“……欸?”
“反正大家迟早都会知道的,倒不如哪天告诉大家好了。”
“欸?!”

————————————————好了没了
所以这个信物……其实少了【定情】两个字在前面啊😂

来自——肝信物肝到吐的藕粉精

评论(8)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