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最温柔的醒酒方式-MOP

擎天柱曾和威震天约法三章,其中一条是[不一次性摄入过多高纯]。
结果威震天今晚破例了。

一进门扑面而来的高纯气息让擎天柱没反应过来瞬间晕眩了一下。
然后不到半塞秒他就反应过来——威震天又喝高纯了,不仅喝得特别多,还吐得满屋子都是。
恶——

……又来了。
擎天柱抚了抚额,调整了一下置换扇的运转速率,抬步向方才重物落地声传来处走去。
“来,威震天,坐起来。”
擎天柱半跪在地上,轻轻摇着他的火伴。他有洁癖,这没错。但是和叫醒半醉不死的威震天比起来,洁癖什么的,姑且还是先放一放了。
唉。
擎天柱伸手从威震天背后探到他腋下,扣紧,扶起。
然后这个前破坏大帝就被他有些吃力地揽进了怀里。毫无警戒,表情放松。
他们靠得那么紧,距离近到擎天柱有那么一瞬间误以为他们还在遥远的百万年外的时光,没有政变没有内战没有领袖模块。他就是个图书管理员,威震天就是个角斗场之王。
哪怕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他们依然可以促膝长谈到天明。
然而那种时光应该不再有了。

擎天柱轻轻摩挲着威震天头雕边缘,拍着他火伴的背。动作轻柔。
——就像个在哄幼生体的母亲。

这个念头出来时擎天柱自己都觉得好笑。
罢罢罢。威震天有时候确实就是个幼生体,不是么。
寂静的空间里一时传来了细微的齿轮转动声。
“——擎天柱?”

噢,醒了。
“嗯,是我,要喝点什么吗。你喝了太多高纯了。”
“啊——抱歉。我一个没忍住就……”
“没关系,先去做个热油浴吧?”
“好。”

评论(3)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