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圣诞快乐||MOP|牵手八题4/8|糖糖糖

#是震天威和奥利安哦#

#威震天和擎天柱在后面四题上线#

 

4/8||情侣牵手八题

*时间问题只赶得出前四个了

*不要问我第四个在哪里我才不告诉你为了凑千救进来我挪到最后了!

*圣诞节藕精没吃药感觉自己写得差差哒qwq!

 

以下是一些真·温馨提示。

 

※这是赛博坦全盛时期的震天威和奥利安。

※这是赛博坦全盛时期的威震天和擎天柱。

※这里的火种源会为每个结为火伴的赛博坦人赐予新的名字。

※这篇文完全是这个藕精(没有错别字x)为了一己之私搞出来的x
※正※剧※无※关※二※设※满※塞※慎※入※

 

01触碰式(暧昧中)
奥利安根据上一次那个震天威临走前留给他的坐标找了半天才找到地方。
[喂,下次出来一起走走吗。]
[……可以吗?]
[当然。……你不会天天都要工作的吧。]
[哦嗯,当然不。]
其实是要的。
奥利安想起这个对话就有点惭愧——对于钛师傅。因为实在很想和震天威出来……呃,走走,所以对钛师傅撒了个机体不很舒服的小谎请假然后溜了出来。
不过这个惭愧在见到震天威后就暂时被搁置下来了。
“嗨!对不起我迟到了……因为看时间好像还早的样子。”
“哦没关系 ,我也才刚来没多久。”高出来的身高差让震天威莫名有种把眼前远远看到自己后就加速走过来但是走到面前后又低头不敢动的红蓝机体搂进怀里的冲动。
“唔……既然时间还早,不如先去锈海边逛逛好了?”
“呃,好啊。”奥利安抬起头腼腆笑笑,旋即跟着震天威的脚步走上前。
锈海边闲晃的机体有点多,震天威想握住奥利安的手以免他跟不上被人流冲散——但是立刻又想起来这种下意识性的动作似乎太过亲昵。
可是手都伸了一半了不可能放回去对不对?

“……?”奥利安左手手指被有点突然地、轻轻地牵住的时候,抬头茫然看了眼震天威。
“唔……人有点多。……走过这段我就放。”
结果震天威别过头去不肯看他。

“嗯。”强憋着的笑意映在光学镜里。
清澈。
明亮。

 

02牵住式(黏腻中)
奥利安上线开启光学镜后,反应入cpu内的第一个图像就是一张罩了个被切成了奇怪形状的铁桶在头上的赛博坦人的脸。
第一反应就是一巴掌糊过去。
糊到一半cpu彻底清醒了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一下子没刹住——“哐——”
“……震……震天威……你还好……吗……”边说边缩进墙角——看震天威脑袋晃动的频率……普神在上可千万别生气。

震天威本来只是想着把自家卡车叫醒,谁知道刚凑到面前还没来得及组织一下语言就被奥利安一掌拍到脑袋上——夭寿哦,我觉得眼前好多五面怪在念经。
“——呼。”震天威缓了半天才支出手扶住了头雕——天知道他这玩意一直摇摇欲坠极其脆弱,“……你起床气怎么这么大。”
“我……我没反应过来。”奥利安继续躲躲闪闪,把震天威误认成什么传说中的赛博坦史前怪物肯定会被骂的!

“算了,”震天威站起身,把奥利安从充电床上拉起来给他仔细安上充电时不方便所以拆下来了的外装甲,“听工友说今天可以加快开凿的进度了——所以我能早点回来,晚上可以陪你出去散步。”
奥利安的光学镜亮了又亮:“真的?!好啊那我今天也早点回来!你要不要洗热油浴?”
“如果可以的话,当然。”震天威低笑,吻了吻奥利安的角徽,“能量块放在餐桌上了,你补充好就去图书馆吧,我先走了。”
“好~!”奥利安觉得他今天一整天都要没法好好工作了,“路上小心。”
“会的。”震天威往后挥了挥手。

 

“咔——”
“好了我们走吧!”
震天威看着奥利安动作利索地把门反锁然后转过身各种“好开心啊要出去玩儿了”的神情觉得cpu哪里跳了一下。
“……奥利安你知道吗,你这神态让我想起……类似于某种生物在家闷了一天终于得以出门转悠的……表情。”
“……你几个意思。”奥利安不乐意了,“你自己都不能想想你自己有多忙,我一天能见到你多久?”

嗯,这倒是……确实。

倒不是政层的无休止压榨什么的,仅仅是震天威想着加班加点能多挣点——他自己有个计划。谁都不告诉。
“好好好,这次算我的错?”震天威最无奈的就是奥利安冲他使小性子,“我明天请假陪你,好不好?”
“哼。”奥利安撇过头。
“走啦,不是说要散步吗。”震天威想笑,使劲憋着,因为这样的奥利安只能让他想起嗲毛的猫,“乖。”
不再废话,直接霸道地把奥利安抄在胸前的手抽出一个牵住,拽着他走向没有了主恒星光辉照耀也依然明亮的赛博坦的黑夜。

奥利安半推半就地给他拉了很长一段——直到低头看见震天威和他紧紧牵着的手。

刚分开就想念……貌似有一点呗。

 

03勾手式(热恋中)
饶是震天威知道奥利安的脾气他也有点慌了。
炉渣个流水线的。
全速飞行中的震天威默默在心里把那回炉重造个万儿八千遍的所谓的上司骂了个爽,顺便带上了和他一个流水线出来的所有赛博坦人。

根本连分辨都不需要的机体出现在视野范围内震天威快速压低——然后变形,落地。
“抱歉,今天开会——嗯?”
看着一头扎进自己怀里的奥利安震天威茫然。
“说好了什么时候来的……本来想着给你个惊喜——现在好啦,全没了。”
“……啊?”
奥利安郁闷了半晌,抬头,抽出一只手指着天空——那里现在昏暗得很,什么都没有。
“本来打算和你一起看流星的。”
震天威顺着奥利安手指划的大致一片区域抬头望去,什么都看不见。
“可是你来太晚了,”委委屈屈的声音在火种舱前响起,一字一字,好像穿过了震天威的装甲、管线——一直一直深入到火种里面。
震天威听得火种抽疼。
“……对不起。”
“没关系啦……就是有点可惜,下一次要等到好久之后了可能。”
“我——”
“所以下次不可以迟到了!”

……哈?
震天威cpu顿了顿。
什么个情况。

“答应我?”
忽然凑到光学镜前的尾指愣生生让震天威再卡了一下。
“……你……不生气?”
“当然生气啊,可是既然都错过了就没办法啦。——拉钩,答应我下次再有的话一定要准时。”
“……呵。”震天威没忍住笑,“下次哪还有准时不准时。我们到时候肯定是在一起的。不是像现在这样。”
“……那是哪样?”
“你猜。”同样用尾指搭上对方的。

“我猜你下午就等到了现在,饿了吧。”
“……”
“走吧,带你去找吃的。”
“哦……那个……手。”
“随他勾着呗。”
“……哦。”

 

05紧握式(xxxxxxxx中~(此xx非彼XX(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ORZ)))
最终还是下定决心辞掉了矿工工作的震天威现在无所事事,整天呆在家里不是想着给奥利安做什么吃的就是带奥利安去哪里玩。
估计我找到新的合适我的工作之前都得这么闲晃吃软饭了,震天威百无聊赖地想。

“呼……”某个三塞分之前刚把自己定义为“吃软饭”的赛博坦人紧接着就出现了“等老婆下班回家”的姿态——“奥利安怎么还不回来啊——”
等得快要以桶抢桌。

“(咔)——我回来啦,今天因为有一批新的数据板要整理所以——咦,震天威?”
……人呢?
屋子黑乎乎一片,“按理说应该在啊……”——手摸向电灯开关。

“奥利安。”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嘘嘘嘘嘘!!!”

五塞分后。
“过分 ,干什么躲在角落不出声!专门想吓唬我吗!”
“我没有啊你听我解释——”
“不听不听不听!”

震天威cpu疼。

屋子里一片漆黑,除了小卡车光学镜的依稀光线再无其他光源——
但是只顾着疑惑自己的准火伴去了哪里并摸索开关的小卡车没有注意到,角落里有个地方,静静地……悄无声息地……亮起了一双光学镜。

“奥利安。”

所以说震天威你为什么要躲着不出声吓死人啊!!!

“好好好对不起是我的错……”
“乖啦——看在我们今天交往三十年的份上?不要生气了?”
“……”奥利安撇头不理这个围着自己各种哄的家伙——但是立刻又想起来有件烦恼了他好几天的事情要问,“你找到工作没?”

“啊——”震天威看看某个角落,“今天联系了一下……以前一个矿友说他的一个朋友那边需要一个会雕刻的帮忙雕个雕像。某种意义上讲……算是找到了。”
“可是好像不是长久的工作哦。”奥利安持续烦恼。
“没事,其实我也有往这方面试试看的想法……如果这次能雕好的话我以后就专攻这方面吧。”
“……嗯,这样……一定要成功。”
一脸凝重。
“嗯。”
同样一脸凝重地回应点头。

然后不出所料地——震天威在这方面本就有着极大的天分,加之之前矿工的工作常年累月积下来的经验,雕出的作品被雇者大加赞赏。
所以这个土豪雇者大手一挥,除了原先说好的能量块一堆一堆还有另外附赠的一个半身高的巨大矿石。
东西送过来的时候还在那个矿石那里贴了个“雕个自己想雕的东西吧”的字条。
“……”
传说中的有钱就是任性么。

不过想雕的东西嘛——
嗯哼。

“来——小心,再走五步。”
“震天威……你到底要干什么?”奥利安的光学镜被震天威蒙得死死的,什么都看不见,虽然脚下慌得很但是还是信任着震天威给他带路——好像是走到客厅来了?——哦,他原本正在书房里就着震天威叮叮哐哐的声音在阅读一个数据板的内容。

“现在——赛博坦黄金时代最伟大的雕刻家震天威——向你展示!”
眼前蒙着光学镜的东西撤走的同时红色的布被掀起。

“……这……?”

奥利安愣住了。

震天威这几天全身心投入的就是雕琢这块半身高的矿石——现在,作品完成了。

两个紧握在一起的手。

一个奥利安的,一个震天威的。
不用震天威说奥利安都能猜到,更能看出来。

“像这样。”震天威笑,站到奥利安的身边,伸出手,紧握,“像这样。”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