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深夜60分|如同毒药般的存在

废话在先嗯……(-.-)难产了一liang周tian终于写出来了,依然跑题依然渣不能直视,orz.
专注千救三十年叫我痴汉orz.



毒药?
嗯。

赛博坦是重生了没有错。
但是重生的极不稳定性也完全暴露,大量带有「毒」属性的东西出现在我们身边无时无刻环绕着。
“这个星球需要进行内在排毒,”千斤顶靠在门边,“它之前从内里受到的伤害导致它仅仅只翻新了机甲还不够还要把内在的有害物质排出来才能真正重生。”
我为了解决各种「毒」属性的物质忙得焦头烂额,这家伙不帮忙就算了还在那嚷嚷着谁都知道的大量「毒」属性物质出现的原因,烦不烦。
“不过,doc——嘿淡定。”我不需要逻辑回路走完一个来回就知道他要喊我什么。扳手是自己飞出去的不关我事。
“好好叫我名字会回归火种源吗?!再叫我外号就把你焊天花板上!!”
“wow,wow——冷静点sun——咳Ratchet.”这个扳手也是自己飞出去的与我无关。
“好·好·说·话。”我不敢担保第三个扳手是不是还是自己飞出去的了——我手滑也说不定,不是吗?
“呃好,我是说——你要不要试一试用压缩的办法先解决了有毒空气?那玩意可是现在最大的麻烦。”
“……似乎,是个不错的提议。”我转过头看着他。
“不介意的话我还可以帮你点忙。”

“哦——我的腰。”最后,终于把一仓库的压缩成了液体储存的有毒空气整理好。
我感觉我都快散架了。
“还好吧?我给你揉揉?”千斤顶说着就把手伸过来——好吧这次砸中他的扳手是我手滑扔出去的。

可是……谁能告诉我现在又变成了这个样子……
“……Wheel——jack!喂!”对接口被入侵虽说不是第一次……但是被扳手还真是……第一次……“你赶紧给我把那东西拿出来唔——”
普神啊,让我下线吧……这简直……太羞耻了。
“啊哈?doc不喜欢么——?我一直以为你最喜欢的是扳手呢为了这次我还研究了好久的扳手确保doc你不会受伤还能感受到快感哦——”
说着他还把扳手往我更深处推进去——天啊让我宰了他吧——!!
“闭嘴!!!”我迟早要卸了他的发声器,他是怎么在做这些羞耻至极的事情的时候还能说出这种话的。

……
可是。
不得不承认……这该死的……快感。

光学镜早就被生理性汇聚的清洗液模糊导致无法聚焦,我看不见他的表情;对接口分泌出的绝不算少的润滑液在他的搅动下不断发出水声;音频接收器其中一边被他的电解液浸湿——我不知道我的面部装甲是不是真的烫得发红但是从系统弹窗发出的弹窗来看,温度真的高得离谱。
“知道吗doc——”他俯下身来凑在我被他的电解液浸湿的音频接收器旁,“你就像是毒药——世界上最让人快乐的毒药,你不断馋食着我的火种,我的cpu,我的每一根线路……”
我的cpu很混乱,他的声音很模糊,我的音频接收器和中央处理器让我听不完整他的话。
等等,什么?
毒药?
“你知道吗doc,我爱你,……你知道吗我觉得你是普神专门为了降住我而生产的……哈哈,虽然那么说有点自恋但是我敢说,你啊……是唯一能让我心甘情愿服下的毒药。”
他进入了我,我能感觉到。
不是很舒服,我想。
“唔……”清洗液终于积蓄到了一个程度,它们满出了我的光学镜然后沿着我的面部装甲流下——他凑过来轻轻舔掉,我觉得那很痒。

毒药?
可以用各种方式剥夺生命的药物。

那我怎么会是药物?
“唔!!!Wheeljack!!!你——呜嗯!”
普神啊——不要碰那里!!
“doc今天在分心,不专心哦。”他在偷笑,我听见了。
“闭嘴……呜……”
我就知道,这个家伙不会……放过我。

再次上线的时候主恒星已经出来有一段时间了,似乎。
“……Wheeljack.”我瞪着窗外发愣,但是实际上我不知道我喊他做什么,我浑身酸痛,只想要赶紧下线继续充电,但是我没有,不知道为什么。
“什么事?doc?”他转过身来抱住我。
“……你说的……毒药,到底什么意思。”
“啊哈,doc居然还在纠结这个?”他又在笑,“好吧好吧告诉你,嗯,我就是觉得doc啊,很像是专门针对我的毒药,你会让我失去正常的行动能力,我看见你就想赖在你身边不走;你会让我失去正常的判断能力,我明知道你生气但是还是忍不住去惹你……哈好吧好像不太对,反正——你对我而言就是如同毒药般的存在吧,芯甘情愿让我吞下还让我芯甘情愿任其发作的那种——啊我是说——”
“够了闭嘴。”我无奈捂住他的嘴。
聒噪死了。
说的话还毫无逻辑可言。

我转过身,准备继续充电。
下线之前顺便关闭了系统的面部装甲过热弹窗。
————————————————fin

老救崩得不是一般……我错了我有罪[扑通]
脑抽才写的这个关键是手机边敲我还边看着海绵宝宝……完全到最后我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
然后就是……其实觉得毒药换成毒品比较好写对我个人而言……我开脑洞的时候就老不自觉把毒药当成毒品来着……所以通篇跑题我错了[扑通]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