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深夜60分|Retry

马上要开学了这是假期最后一篇作业(也许)了qwq
但是依然不认真依然跑题啊qwq


Retry,重试,重审。
救护车摁在键盘上的手指就这么反复按顺序敲击着,输入同一条指令,然后确定。
得到同一个结果,然后retry.
阿尔茜,隔板,大黄蜂,烟幕,通天晓,谁都去劝了可是就是没用。
到最后还是阿尔茜抱来了奥利安向着救护车撒娇半天才让救护车暂时离开了操作台。
“Ratch……”小小的幼生体被阿尔茜放到了操作台边缘——阿尔茜在一旁伸手护着防止摔下去——然后,手脚并用爬向救护车。
“Ratch,陪我去看数据板……好不好。”
键盘上的字母紧凑在一起,救护车甚至不需要cpu发出指令手指就能准确无误地按顺序敲击然后发送指令。
仍然是同样的结果。
“……Ratch.”幼生体看见这个素来对自己很温和的成机此刻眉头紧锁且对他毫不理会,忽然有点害怕,扑上去抱住了救护车的手臂,“Ra……Rat为什么不理奥利安。”
……
噢。
救护车强压下烦乱的思绪,看向缠在自己手臂上的幼生体。
——被你打败了,真是。
“因为Rat在忙啊……”把幼生体抱在怀中,救护车不得不向奥利安的休息舱走去——内置报时系统提醒奥利安早就该充电了。

阿尔茜在一旁向着烟幕和通天晓使了个眼色后跟了上去。

“Sir……你确定要这么做吗?”蓝色涂装的小跑车一脸惊疑地看着眼前的卡车在操作台前敲敲打打。
“救护车总是担心太多。”重新安装的仪肢不算灵敏,烟幕上前帮忙。
“总觉得千斤顶会生气……”

“嘿doc,怎么样,文件解密出来了吗?”

地球上那句俗语怎么说来着……对,说曹操,曹操到。
“救护车不在,他去哄奥利安充电去了。”烟幕被通天晓默默瞪着悲愤开口,“……你知不知道救护车为了帮你解密折腾了多久!我们看着都觉得累你也真是舍得!”
“……啊哈。”千斤顶显然没料到会是烟幕来诘问自己,“我只是想让他帮个忙……谁知道他——”
“好了闭嘴,我看全塞星也就你一个忍心让火种舱里孕育了小火种的机体去忙这么些事情了!文件我们删掉了你要么继续你的所谓的考古要么赶紧回来!我并不觉得救护车一天到晚retryretry会有多好玩!”
啪地切断了通讯然后手脚麻利删除文件。
通天晓默默赞了下烟幕的手速。

然后主恒星再次升起的时候被烟幕冠于了“一点也不知道体贴火伴的可恶的”飞机头出现在救护车的休息舱里。

“嘿doc,……你……忙了多久了,那个文件。”
“没多久,两三天而已。”
“嗯哼,”千斤顶仔细打量房间里这个看天看地看幼生体就是不肯看自己的橙白机体。
“抱歉doc,不该麻烦你的。”救护车身体一僵,刚想转身甩千斤顶一脸扳手腰就被束缚住,“我的错,让你retry那么多次都失败是我不好。”
“……”

好嘛,还以为这俩是打算一辈子傲娇下去了。

“小火种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sunshine?”

——————————fin
好凌乱好凌乱好凌乱好凌乱凌乱凌乱乱乱乱……
qwq就这样吧反正……本来是打算刀的结果……我还是亲妈啊。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