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粉精

都是幻想

一篇超时的生贺

【怼你】童童:爸爸爸爸!麻麻说想吃你做的布丁!
童童今年三岁了。
小丫头和爸爸一样,都是一月份出生,但是是在元旦那天生日。
逃不过的摩羯座啊。
你翻着手机日历,看着两个挨得极近被重点画了红圈圈的日期,内心一叹。
小孩子的生日很好哄,爸爸妈妈带着小孩子去游乐园玩一天,吃她想吃的,玩她想玩的,开心就好。
可是李泽言不一样,这家伙难哄得很。
你开始回想你第一次给他过生日,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唉。
不然……今年还是做个蛋糕吧。

“妈妈妈妈——我肥来啦!”门锁开落声未停,你就听到一个甜甜软软的嗓音由远及近地朝你扑来,——然后你就被你家小丫头扑了满怀。
你立刻锁了手机想要揉揉怀里的小丫头,结果刚放下手机小丫头就被李泽言拎了起来。
???
“刚刚爸爸说什么来着?没洗手不要扑到妈妈身上,白色衣服会脏。”
小丫头委委屈屈地在李泽言怀里蹬腿让李泽言把他放下,自己哒哒哒地跑浴室洗手去了。
李泽言皱着眉低头看了你一眼,转身去玄关把你的毛绒拖鞋拿了过来:“不是说了不要穿塑料拖鞋么,就算家里有地暖也别害自己着凉。”
你笑嘻嘻地把脚踩到李泽言小腿上,说了句“小言子,替本宫换鞋。”
李泽言脸都黑了。
然后穿着一身高定,单膝跪地,给你,把鞋换上了。
李泽言手很大,手心很暖,正托着你的脚踝把包脚的毛绒脱鞋套上。
你被眼前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的短暂“臣服”击中心脏,头晕目眩。
“哇!爸爸你是在跟妈妈求婚吗!!!”
三岁的小丫头这时洗好了手飞奔回到客厅,正好看到李泽言在帮你换鞋。
“嘿嘿嘿是啊,你爸爸在用拖鞋和你妈求婚。”
“胡说八道。别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李泽言站了起来,“我去做饭,晚饭想吃什么?”
“爸爸!童童想吃糖醋排骨!”
“没问你。”
小丫头委屈得辫子都耷拉下来了,一个劲地往你怀里钻:“呜呜呜爸爸偏心,爸爸只爱妈妈都不爱童童了。”
“童童乖,”你终于成功地揉了一把小丫头的脑袋,心满意足地抬头对李泽言说道:“老板,我今晚也想吃糖醋排骨(^_^)”
“刚刚不是你发短信给我说想吃芋头的?”
“那我现在想吃糖醋的啦,不行吗?”
“……行,你就是仗着我现在收拾不了你。”
“老板多放糖哦~”
你冲李泽言拎着菜走向厨房的背影笑眯眯地喊。

等厨房门为了隔绝油烟关上后,你立刻从兜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
“乖童童,有没有问到爸爸想要什么呀~”
小丫头咽了口口水,但还是规规矩矩地说:“有!”
“嘘嘘嘘!小声点!别让你爸爸听见。”
“哦哦哦!”童童立刻用手捂嘴,下一秒又凑到你耳朵边神神秘秘地说:“爸爸说,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宝宝平平安安地就好啦。”
你愣住了。

生童童的时候李泽言全程陪在你身边,一米八三的大男人被你的惨叫声吓得脸色发白,小孩生出来之后剪完脐带都不带多看两眼,直到宝宝被放在了你枕头边,小小一个裹在毛巾里。
你看着小团子笑了出来,李泽言看着你哭了出来。
“对不起……”高高在上的华锐总裁握着你的手反复亲吻着他亲自为你戴上的戒指,边哭边重复着同样的话,“辛苦了……对不起……”

“妈妈?”
你被童童拽了拽头发才回过神,看着眼前人小鬼大的小丫头,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既然这样的话,那童童和妈妈在爸爸生日那天一起做个蛋糕给爸爸好不好呀?”
“哇!做蛋糕!”小丫头一听顿时两眼发光,点头答应。
下一秒又愁眉苦脸:“可是爸爸不是说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不能太辛苦所以不可以做饭么……”
“傻丫头,蛋糕是蛋糕饭是饭,做蛋糕和做饭能一样么?”
“哦!”童童左手握拳锤进右手掌心里,“有道理!”
小孩子果然很好哄,

到了12号晚上,安娜、顾梦和悦悦都准时出现在了遇见餐厅,安娜看着你只身前来,脸上写满了失望。
“说好的童童呢?我干女儿怎么没来?”安娜问。
“那丫头太跳了,过来大概只会捣乱。我让她缠着李泽言去souvenir做布丁去了。”
等得口渴的悦悦喝干净了杯里最后一滴柠檬茶,大喇喇地一抹嘴,说:“老板!吩咐吧!今天砍谁!”
你:……
“悦悦,嗦,你4不4被魏谦附体了。”

在童童不捣乱也依然鸡飞狗跳的情况下总算把蛋糕胚子放进了烤箱,你翻出打蛋器正准备打奶油,电源都还没接上呢手里的打蛋器就被拿走了。
吓?!李泽言?!
你一仰头正好撞到了李泽言因为略微弯腰而凑近你的下巴,李泽言疼得眉头一皱。
“啊啊啊对不起!”
你伸手就要揉他下巴被他轻巧地躲开,见他脸色不善地盯着你只好把手收回去改成搂住李泽言的腰撒娇:
“不要生气好不好呀?我知道错了!”
下一秒脑袋一重,李泽言把下巴搁到你的头顶上,你听着李泽言一声无奈的叹息,回抱住了你。
“出去。”
你赶紧从李泽言怀里钻出来脚底抹油想开溜,下一秒就听到李泽言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慢点,草莓布丁做了挺多。”

草莓布丁!!

餐桌上你一边吃草莓布丁一边抱怨安娜她们几个没义气,重点批评了缩在安娜怀里撒娇的童童。
“不是说好了要拖住爸爸直到妈妈打电话过去的吗!怎么可以出卖妈妈呢!”
“可是……可是童童力气不够……拖不住爸爸的裤子呀……”
童童委屈地说。
你:……

李泽言过生日当天早上你还在犯困,却早早地被李泽言从床上挖了起来。
“干什么呀……好困……”你在李泽言怀里左蹭右蹭,就是不肯松开被子从被窝里出来。
李泽言低头在你额头上亲了一下,哄你道:“乖。早上十点预约了要做产检,起来吧。”
“噫,妈妈不乖,还赖床。”
早早洗漱完毕的童童扒在床边看你,捂着眼睛做出羞羞脸的动作。
你赖在李泽言怀里,反驳了一句“我才没有赖床”被小姑娘一脸不信任地撇过头的动作伤了心。
“李泽言你说!我这是不是赖床!”

李泽言笑了,揉了把童童的脑袋,说:
“对,妈妈没有赖床,妈妈是因为肚子里装着上天送给我们三个人的礼物,太累了,所以才需要多休息一会儿。”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