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春风桃李花开日 秋雨梧桐叶落时

【喻黄】天上掉下个黄少喵

@Mue子 太太画的那只黄少天萌到吐血!!!
忽然爆肝码字.jpg
一个短打而已要什么逻辑!
我只卖萌!必然欧欧吸!【滚

喻文州看着躺在自己碗里睡得欢快的不明生物,有点头疼。
我到底为什么要捡这个家伙回来???
“咪!”
碗里的不明生物忽然朝空中蹬腿,喻文州驾轻就熟地伸出手指用指腹安抚小家伙。
然后食指就被这个不明生物四肢并用地抱住了。
头疼。
*
其实要说喻文州为什么会捡这么一个躺平了都不到他半个巴掌大的不明生物回家……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这个不明生物先动的手。
事情要追溯到三天前。
广州被高温煎炸了一天热到不行,喻文州下班到家想给门口那些蔫了的花浇浇水,结果浇到一半忽然听见一边的水桶里噗通一响,转头一看,一个跟手办一样大的生物在里面扑腾得贼欢。
我丢。
咩鬼黎噶?
扑腾得特别欢快的手办(?)看到喻文州一脸“什么鬼”的表情丝毫不尴尬。
“你好我叫黄少喵( ^_^)/(小短手举了举)你就是这房子的主人吧我关注你很久了!(比了个大拇指)你造吗我是上天派来的专门吃别人的锦鲤的喵哦不要跟我说网上那些喵也能吃那些还没成精的凡猫俗喵就算吃了锦鲤也没有什么喵用因为运气仍然在但是本喵可以连鱼带运气吃光光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很有做鱼不对做菜呸也不对是做我Master的天赋怎么样要不要来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鱼啊数到三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哦三好的契约签订成功恭喜你成为本喵的第一位Master!”
……
喻文州选择把水桶里的水倒掉。

“哎哎哎哎少年冷静少年别冲动啊啊啊啊啊啊三段挠!!!”
自称黄少喵的不明生物在水面猛地接连划了三下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手指。
哎卧槽。用力过猛……挠破皮了。
手脚并用死死扒住喻文州抓着桶沿的手指的黄少喵觉得,自己大概是活不久了。

“你还有尾巴?”好不容易看清楚黄少喵到底长什么样的喻文州挑眉。
嗯嗯嗯!
黄少喵耳朵紧贴头皮点头。
“只吃小鱼干可以?”
嗯嗯嗯!
黄少喵眼珠子亮晶晶地看着喻文州点头。

然后就被喻文州带回了屋子里。
*
虽然第二天一觉睡醒看到床头柜上面那个睡成一摊的拇指猫人怀疑了一下人生,但是喻文州也不是什么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况且这个不明生物,还是挺可爱的?
噫。
*
黄少喵其实特别好养,每天十多个小鱼干投喂下去吃得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就是喻文州觉得放在冰箱里用来哄侄女的果冻数量直线减少。

因为长得酷似手办,喻文州在购置黄少喵强烈要求的“生活必需品”时简直是一气呵成,从衣服到小房子一应俱全。
就是那张床买回来真的基本没用,因为黄少喵特别喜欢睡在碗里。
喻文州多次劝说表示碗要是摔了躺在里面的黄少喵很容易被碎片割伤,但是黄少喵固执地表示你不要小看本喵,本喵身手敏捷眼疾手快坐如钟站如松走路一阵风从小到大除了隔壁村头长着张大佬脸的虎文清就没怕的不就是碎个碗割个伤而已嘛湿湿碎啦。
……你开心就好。
*
然后,湿湿碎就仿佛一个flag.
立得快,收得也快。

因为公司的临时会议而被延迟了下班时间的喻文州到家后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不对啊,黄少喵居然没有偷吃零食看电视?

在一楼转了一圈再三确认没有黄少喵踪影的喻文州上了楼,一开房门就看见了床头柜前一地的碎瓷片。
*
“我跟你说真是好险啊幸亏本喵躲得快不然被砸到的就不只是尾巴那么简单了真的真的你别一脸不信哎哎哎蔑视的眼神也不行总之本喵现在是伤患你必须照顾本伤患的感受不然我要闹了嗯这才对嘛真的我告诉你我扒在碗沿要翻出来的时候那个碗就已经要掉下去了还好我眼疾手快地蹦回碗里虽然这也导致了碗直接掉地上但是我反应快对不对所以我在碗掉下去的时候当机立断抱住了耳朵但是谁知道我居然好死不死被那个大块的碎片扣住了尾巴还压了一截在外面可疼可疼了——哎哎哎你轻点尾巴也会疼的!!”
喻文州剪了特别细一条纱布在给黄少喵进行最后的伤口包扎,一边听黄少喵吧啦吧啦地解释为什么他尾巴受伤了还能睡着,虽然罗里吧嗦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
“抱歉少喵,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睡着啦……。我以为你会很快回来的啊谁知道居然拖到了现在不然我说什么都要把那个碎片挪开再睡!”
喂喂喂重点还是在睡觉上吗?
*
折腾了半天总算包扎好尾巴上的伤口,喻文州伸出食指揉了揉黄少喵的脑袋,结果抽手回去的时候被小家伙抱住了指间啾咪了一下。
“???”
喻文州一脸懵鱼.jpg
“……看、看什么看!本喵只是看到你上次被我挠到的伤还没好全帮帮你而已!”
那你脸红什么?
喻文州轻笑,说:“好的,谢谢少喵。”
哼(*´・з・`*)
“少喵要去厨房陪我做饭吗?”喻文州掌心朝上在黄少喵面前摊开。
“好啊好啊!”
黄少喵一下蹦到喻文州的手掌心,然后被稳稳地送到喻文州的头顶——所谓的“这里风景不错以后就是本喵的专属座位啦!”

“^_^少喵开心就好。”

评论(1)

热度(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