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ω・。)ノ♡

都是幻想

【瑜昉】个人喜欢目录

櫻野昼夜:

仅个人喜好!!!


排名不分先后。


感恩每一位产粮的太太🙇🏻


未经各位太太同意擅自引用先跪下道个歉🙇🏻‍♀️


不妥致信即删


随时更新










koikoi:


《蜜蜂与花》


《一生何求》


《一生何求》番外一


《北方南方》 1 / 2 / 3 / 4 / 5 /






楽夜:


《许你的风物诗》


《花与白日梦》


《一万颗苹果》 1 / 2 / 3 / 4






rrr404:


《感恩搜狗》






五百日:


《流星》






星星t:


《尹老板的规矩》






被注视:


《通关秘籍》






我有一杯酒:


《若是多年后》






Niyo. :


《无名》(李飞×悟空)


《光阴错》(拉郎全员)


《相思只是寻常》


《行路且歌》


《多幸运》


《风景如你》


《春风比肩》


《第一次牵手》






念远:


《摩洛哥爱情故事》


《After drunk》


《共一场风花雪月》


《挚友》


《宠物》


《一篇无聊的日常》






白雪流星:


《可否听一听生活》


《花蜜》


《事后半根烟》


《“哥哥”》






客官麻烦写个已阅:


《你尝起来像海》


《知乎》






渡边英俊:


《Everything goes well after 2:00 A.M.》






勉chanieee:


《狐狸的正确饲养方式》(拉郎全员)1 / 2 / 3 / 4






奥菲莉亚·清澈:


《夜有所梦》


《小别》


《胜新婚》






六条鱼干:


《捡回家》(李飞×悟空)


《采花大盗》


《梦里光》






不许知道我是谁:


《Proposal》


《普通朋友》






北城:


《厨师》






懒得想叫啥:


《与爱不期而遇》






英俊的皮皮虾:


《迎接小小鱼到来的日子》






小烟火:


没起名


《爱在》


《与他再爱几公里》






茶色蟆口鸱:


《蜜》






Jane Chou:


《任朝暮》


《晓看天色暮看云》


《共渡》






墙纸:


也没起名






山重庚:


《豚骨面》


《种太阳》


《想到外地去看你》


《预谋邂逅》


《鲸鱼色口红》


《偷几天和你同居》






一颗杏鲍菇:


《刺》


《咬》






口此角贝戈:


《骑马 滑雪 跳伞》


《独家宠爱》


《规矩》






荧惑:


《纠缠》(贺兰×新民)






wany_绾:


《圈住》






瀛泗大坑王:


《双国爱情故事》






落落落茶:


《一场四月的重逢》






浅丢丢-金寒水冷大利北方:


《立规矩》






咸鱼花芸饼:


《Sakura,苏州,春》






没有人:


《借我》






林十十:


《是谁》






Meldozy-practice♟:


《如果种子发芽》






正直组长:


《溺》






想吃蛋黄酥:


《花与王子》


《人间》






七月初酒:


《番茄红》






鲜芋奶茶:


《岛屿》






Aprilcomes:


《星空之下》


《旅途恋人》






三-旬:


《鲸鱼和他两孩子到底谁是爸爸?》1 / 2 


《爱你就像爱生命》


《恋爱气息》


《我的》




gnit:


《徒劳》


《影像》






random:


《灵犀》


《秘而不宣》


《并配》


《连理》


《归乡》






二凸曼:


又没起名


带球跑






Ary:


《你那颗白菜到底长出来没》 /  / 下(似乎不是he我就没看)






三千风铃:


《独旅者》






妈诶。:


《再进一步》






db-halfaheart:


《潮水箴言》






Bambi:


《夏日之风》






程以叁°:


《摩洛哥情人》














大部分是日常甜饼……对叭起我真的很肤浅,我永远爱小甜饼!


大概是入坑到现在所有喜欢的文章,仅个人喜好啊!!!


还有很多很优秀的文章的!!!


整理到最后一点一个手抖把lof页面叉掉了脸都给我吓白,还好!lof有保存到草稿箱功能!!!仅在此刻我爱lof一分钟!




海景房是无尽宝藏。



顺懂R18车车合集(推文!)

澜夜雪:

*个人偏好严重!不完全统计,只是整理了一下自己入坑以来上过的很赤鸡的车~仅做分享!


*如有哪位太太觉得不妥可以私信我哈!


*贴的都是车的部分,请大家自备纸巾!失血过多就不好惹,2333~


(按我自己看到的时间顺序排的哈……)




404 not found :  【咕咚】由远及近




现充大王: 【顾顺x李懂】私心·作祟(哨兵向导,船,完结)




日取月半:《【狙击组 | 哨向R18】意外结合》




Elizo:【狙击组】你们在战场上也非得谈恋爱吗(哨兵向导au)


(↑好像误放了……不是车,但是这篇是让我入坑的文!真的甜!)




燎原.:【顺懂】突发性结合热(下)


           【顺懂】血腥玛丽


           【顺懂】sex on the beach




芝士买三斤打五折:【咕咚】观察员 *ABO


                              【咕咚】*NC17 口那什么


                              【咕咚】眼色 全 *ABO


                              【咕咚】爱尔兰之雾 *ABO




虫二君:【咕咚/顺懂】昼·夜 (1)一夜(pwp车)


             【咕咚/顺懂】昼·夜 (3)第二夜(是车啊!)


             【咕咚/顺懂】昼·夜 (5)第三夜(又是车)


            【咕咚/顺懂】萍聚(下,有车)




移情别恋比翻书快:[红海行动][顾董][PWP] 兔 [上]




老隔壁:[红海行动][顾懂咕咚]致命博弈(ABO/暴力/阴谋/强制发情)


             [红海行动][顾懂咕咚]碎骨浸酒(BDSM/治愈/NC17/高c控制)




小太阳:【顾顺x李懂】肌肤(有车)




翎歌:【咕咚/顺懂】战后pwp一发完/abo车




粉鬓红妆:【顺懂】睡不着(PWP一发完)




Vettori:【顺懂】开车·Touch Me Like You Do




墙纸:【顺懂】高山低谷 3


          【顺懂】高山低谷 24


          【顺懂】高山低谷 27




(↓表脸地自荐一下2333)


澜夜雪:【顺星懂ABO大三角!】口香糖(终章,内有真车出没!)


             (↑这篇是顺懂的纯车)


             【顺懂ABO】血与硝烟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顺懂】SEE YOU 〈Tomorrow〉




冰霜哥布林:[顺懂/哨向] 如鲸向海 20


                    [顺懂] Killing Me Inside




六条鱼干:【红海行动 顾顺/李懂】雪屋(ABO一发完)




囧尼杨:【顺懂】暗恋的人突然变小了十岁怎么办(终)




黑椒牛排:【咕咚pwp】藿香正气水 (完)




ruanruanda:【顺懂】【琛羽】【锐宏】猫的报恩(10)(猫…猫车……?)




寒君武:【顺懂】明月将倾


             【狙击组 | ABO】独占欲


             【狙击组 | ABO】深海啸




瓦咩:【狙击组/顺懂】为之奈何·ch1(典型ABO,R18


          【狙击组/顺懂】顾冬青(典型ABO,为之奈何番外,R18




有朝一日:[顺懂]脱轨番外


              


 


小Lydia离:【顺懂】PWP 女王蜂




 


斐瑜:【顺懂】一个海边度假的甜饼




 


鹤落天:【顺懂】柑香|咕咚酒车


 


 


一颗杏鲍菇:【顺懂】先生,您的裤门开了2


 


 


安菲尔德10号:【顺懂】 Worth It

【瑜昉】“哦”

RPS!
RPS!
RPS!

助理把最后一片沾满了化妆品的卸妆棉丢进垃圾桶的时候,黄景瑜进来了。

卸妆过程被勒令闭眼的尹昉转了转头但是忍住了没睁眼,听着助理和来人熟稔地打招呼嘴角涌起了笑意。

“尹老师你等会啊,再洗把脸就好了我去打个水。”

尹昉不睁眼,就乖乖地坐在椅子上冲着镜子点头,开门关门声起落,更衣室内一片寂静。

尹昉听着更衣室里属于另一个人的和自己不同频率的呼吸声,思绪飘远回到了2017年在摩洛哥的那些天。

训练他们的教官十分严格,每一个动作都抠得特别细,要求他们一板一眼样样做好来。刚开始的时候教练会看着他们两个进行呼吸同步训练顺便加以指导,后面随着训练强度加大难度加深,呼吸同步训练就成了集训间隙休息时做得最多的一件事了。

尹昉比较不问世事,但是助理是个年轻女孩,对于黄景瑜这种人气正旺又颜好腿长的鲜肉自然是听到名字就忍不住眼里冒光,尹昉看着助理亮晶晶的眼神心里好笑,逗了助理一句“‘小鲜肉’而已,那么激动干嘛。”

结果小助理立刻收了眼神反驳他,就算是小鲜肉,黄景瑜那也绝对是经历过千锤百炼的小鲜肉,尹老师你不能这样以全概偏。

尹昉当时只是笑,没太在意。

当黄景瑜提出利用休息时间练习呼吸同步的时候尹昉只愣了不到三秒就答应了,因为明显比黄景瑜小一圈饰演的又是观察员所以只能被抱在怀里,尹昉努力了半天都摸不到黄景瑜的呼吸节奏,忍不住睁开了眼。

“你很紧张?”

“……有点。”

提出来趁着休息时间练呼吸同步的可是你。尹昉腹诽,但是并没有真的责怪黄景瑜的意思。毕竟——黄景瑜偷偷摸摸地用眼神扫了扫四周的人来人往,耳朵又红了一点——在大庭广众之下两个刚认识没多久的人搂在一起说一点也不尴尬是假的。

那是他们两个第一次完全脱离教官自主练习呼吸同步,然而一直到休息时间结束都没能成功找到呼吸频率,尹昉站起来后对黄景瑜说要不晚上抽点时间出来练。黄景瑜眨眨眼,答应了。

到了后面越练达成完全同步的速度越快,顺便和饰演蛟龙二队里的狙击组的演员们进行过一次小比赛,两个人大获全胜。

尹昉脑子里过了一下集训的回忆,闭着眼的等待总是把时间拉长——如果不是因为对了一晚上的闪光灯眼睛又干又涩偏偏还没带眼药水,尹昉也不至于被助理勒令闭眼卸妆——就在尹昉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开关门声终于再次响起,尹昉放松了无意识绷直的背往后靠在椅背上仰起脸,然后浸了温水拧得半干的毛巾敷到了他的脸上,手法温柔地给他擦脸,另一只手轻轻扣在他后颈处防止他脑袋晃动。

尹昉舒服得快要睡着了。

“洗好了,收拾一下走吧。”

脑袋上方传来的是黄景瑜的声音,像一道闷雷一下把尹昉脑子里刚有点冒头的睡意完全劈散。睁开眼就看到黄景瑜手里拿着毛巾正递到助理手里再接过了尹昉常用的一瓶面霜,一低头看见他睁了眼咧嘴笑出来两颗虎牙。

“醒啦昉儿。”

“我没睡着,”尹昉把面霜从黄景瑜手上拿过来,自己涂脸上揉匀了,“走吧。”

两个人在杀青后就算是确定了关系,毕竟虽然没有认真地告白,但是情侣间会做的事他们都做了99%了,剩下的1%是一场光明正大的手牵手的约会,但是不用想也知道这1%短期内不太好达成。

黄景瑜今晚去了尹昉家里睡,就是字面意义上纯洁的那种睡,洗完澡把尹昉搂在怀里的时候整个人才算是真的放松了下来,鼻子凑近了怀里人猛吸两口再心满意足地呼出,被怕痒的尹昉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两个人就这样你挠我一下我推你一下地滚到了一起。

尹昉本意只是让黄景瑜在他家歇一会睡一觉,两人虽然有好一段时间没见了,但黄景瑜明天下午还有一趟飞机要赶,比起两人一起爽一次尹昉更希望黄景瑜能好好休息。

不过小狼狗就是小狼狗,哪怕前一天晚上把人折腾到半夜,第二天依然有活力起个大早顺便把早餐都做了。

尹昉的生物钟让他在八点乖乖睁开了眼,闻着空气里的烤吐司味再看看空了一半的床铺,搂着被子打了个滚也从床上起来了。

洗漱完再换好衣服,客厅里黄景瑜正把最后的牛奶摆上餐桌。

尹昉是个认真过日子的人,就算长年一个人住他也会认认真真地每天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冰箱里也总会备着食材,现成的生鲜的都有。也万幸尹昉总有囤粮堆在家,黄景瑜才能从一堆他不擅长处理的生鲜食材里翻出来吐司培根和鸡蛋。

像只仓鼠。黄景瑜和尹昉面对面坐着吃早饭的时候心想,你们都没见过他安安静静低头吃饭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生活习性,凭什么就敢断定他是兔子或者莎莉鸡。

吃完早餐两个人一起开电脑看电影,是一部黄景瑜看过四五遍的老片,对剧情推进门儿清的黄景瑜在影片的前30分钟一直在玩手机,消消乐过了三关后体力耗尽又把相册翻了个底朝天,最后打起了尹昉手机的主意。

尹昉正沉迷在电影里,他盘腿坐在沙发的一边磕瓜子看得津津有味,黄景瑜的脚搭在他腿上,整个人躺在沙发上霸占了大半的空间。惦记起了尹昉手机的黄景瑜抬头看了看尹昉,用料蹬着他的腿摇了摇,问:“昉儿,手机能借我看看吗?”

“要来干嘛,我手机没有游戏。”

“我想看看你微博里的照片。”

“你自己手机里也有微博啊,用自己的去。”

黄景瑜气定神闲地把自己手机摁了关机,然后用棒读的语气说了句“哎呀,游戏玩太久,没电自动关机了。”

尹昉看着黄景瑜已经是嚣张的举动,忍不住感慨了一句这人私底下真的很顾顺——专指臭不要脸方面。

但是能怎么办呢,自己选的男朋友,只能自己宠着。

成功把手机拿到手的黄景瑜笑嘻嘻,点开微博发现消息栏赫然有一条未读消息提示,点开一看,乐了。

王lao彦fu霖qin。

【瘦了】

黄景瑜眨眨眼,心里吐槽你又没上手摸过你怎么知道,手下敲敲屏幕回了他一句哦,然后就心满意足地翻尹昉的微博相册去了。

电影结束的时候正好小韩打电话来让他准备下楼了,尹昉终于要回了自己的手机,解锁一看王彦霖发了三十多条微信过来,除了第一句“昉哥你为什么那么冷漠ಥ_ಥ”之外剩下的全是表情包。

尹昉一脸莫名其妙地回了个问号,那边秒回:

“我说你瘦了你就回我一个哦你怎么这么冷漠你太伤我的心了[哭泣]”

尹昉点开微博,哦。

今天的黄景瑜是皮皮瑜。

南昌风大,在塑料棚上攒了一个秋冬的树叶一下子全被风刮了下来,沿着斜坡像河流一样滚滚而下。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一篇超时的生贺

【怼你】童童:爸爸爸爸!麻麻说想吃你做的布丁!
童童今年三岁了。
小丫头和爸爸一样,都是一月份出生,但是是在元旦那天生日。
逃不过的摩羯座啊。
你翻着手机日历,看着两个挨得极近被重点画了红圈圈的日期,内心一叹。
小孩子的生日很好哄,爸爸妈妈带着小孩子去游乐园玩一天,吃她想吃的,玩她想玩的,开心就好。
可是李泽言不一样,这家伙难哄得很。
你开始回想你第一次给他过生日,然后是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唉。
不然……今年还是做个蛋糕吧。

“妈妈妈妈——我肥来啦!”门锁开落声未停,你就听到一个甜甜软软的嗓音由远及近地朝你扑来,——然后你就被你家小丫头扑了满怀。
你立刻锁了手机想要揉揉怀里的小丫头,结果刚放下手机小丫头就被李泽言拎了起来。
???
“刚刚爸爸说什么来着?没洗手不要扑到妈妈身上,白色衣服会脏。”
小丫头委委屈屈地在李泽言怀里蹬腿让李泽言把他放下,自己哒哒哒地跑浴室洗手去了。
李泽言皱着眉低头看了你一眼,转身去玄关把你的毛绒拖鞋拿了过来:“不是说了不要穿塑料拖鞋么,就算家里有地暖也别害自己着凉。”
你笑嘻嘻地把脚踩到李泽言小腿上,说了句“小言子,替本宫换鞋。”
李泽言脸都黑了。
然后穿着一身高定,单膝跪地,给你,把鞋换上了。
李泽言手很大,手心很暖,正托着你的脚踝把包脚的毛绒脱鞋套上。
你被眼前这个原本高高在上的男人此刻的短暂“臣服”击中心脏,头晕目眩。
“哇!爸爸你是在跟妈妈求婚吗!!!”
三岁的小丫头这时洗好了手飞奔回到客厅,正好看到李泽言在帮你换鞋。
“嘿嘿嘿是啊,你爸爸在用拖鞋和你妈求婚。”
“胡说八道。别一天到晚没个正经,”李泽言站了起来,“我去做饭,晚饭想吃什么?”
“爸爸!童童想吃糖醋排骨!”
“没问你。”
小丫头委屈得辫子都耷拉下来了,一个劲地往你怀里钻:“呜呜呜爸爸偏心,爸爸只爱妈妈都不爱童童了。”
“童童乖,”你终于成功地揉了一把小丫头的脑袋,心满意足地抬头对李泽言说道:“老板,我今晚也想吃糖醋排骨(^_^)”
“刚刚不是你发短信给我说想吃芋头的?”
“那我现在想吃糖醋的啦,不行吗?”
“……行,你就是仗着我现在收拾不了你。”
“老板多放糖哦~”
你冲李泽言拎着菜走向厨房的背影笑眯眯地喊。

等厨房门为了隔绝油烟关上后,你立刻从兜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
“乖童童,有没有问到爸爸想要什么呀~”
小丫头咽了口口水,但还是规规矩矩地说:“有!”
“嘘嘘嘘!小声点!别让你爸爸听见。”
“哦哦哦!”童童立刻用手捂嘴,下一秒又凑到你耳朵边神神秘秘地说:“爸爸说,他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和宝宝平平安安地就好啦。”
你愣住了。

生童童的时候李泽言全程陪在你身边,一米八三的大男人被你的惨叫声吓得脸色发白,小孩生出来之后剪完脐带都不带多看两眼,直到宝宝被放在了你枕头边,小小一个裹在毛巾里。
你看着小团子笑了出来,李泽言看着你哭了出来。
“对不起……”高高在上的华锐总裁握着你的手反复亲吻着他亲自为你戴上的戒指,边哭边重复着同样的话,“辛苦了……对不起……”

“妈妈?”
你被童童拽了拽头发才回过神,看着眼前人小鬼大的小丫头,笑着把她搂进怀里。
“既然这样的话,那童童和妈妈在爸爸生日那天一起做个蛋糕给爸爸好不好呀?”
“哇!做蛋糕!”小丫头一听顿时两眼发光,点头答应。
下一秒又愁眉苦脸:“可是爸爸不是说妈妈肚子里有小宝宝,不能太辛苦所以不可以做饭么……”
“傻丫头,蛋糕是蛋糕饭是饭,做蛋糕和做饭能一样么?”
“哦!”童童左手握拳锤进右手掌心里,“有道理!”
小孩子果然很好哄,

到了12号晚上,安娜、顾梦和悦悦都准时出现在了遇见餐厅,安娜看着你只身前来,脸上写满了失望。
“说好的童童呢?我干女儿怎么没来?”安娜问。
“那丫头太跳了,过来大概只会捣乱。我让她缠着李泽言去souvenir做布丁去了。”
等得口渴的悦悦喝干净了杯里最后一滴柠檬茶,大喇喇地一抹嘴,说:“老板!吩咐吧!今天砍谁!”
你:……
“悦悦,嗦,你4不4被魏谦附体了。”

在童童不捣乱也依然鸡飞狗跳的情况下总算把蛋糕胚子放进了烤箱,你翻出打蛋器正准备打奶油,电源都还没接上呢手里的打蛋器就被拿走了。
吓?!李泽言?!
你一仰头正好撞到了李泽言因为略微弯腰而凑近你的下巴,李泽言疼得眉头一皱。
“啊啊啊对不起!”
你伸手就要揉他下巴被他轻巧地躲开,见他脸色不善地盯着你只好把手收回去改成搂住李泽言的腰撒娇:
“不要生气好不好呀?我知道错了!”
下一秒脑袋一重,李泽言把下巴搁到你的头顶上,你听着李泽言一声无奈的叹息,回抱住了你。
“出去。”
你赶紧从李泽言怀里钻出来脚底抹油想开溜,下一秒就听到李泽言轻飘飘地说了一句“慢点,草莓布丁做了挺多。”

草莓布丁!!

餐桌上你一边吃草莓布丁一边抱怨安娜她们几个没义气,重点批评了缩在安娜怀里撒娇的童童。
“不是说好了要拖住爸爸直到妈妈打电话过去的吗!怎么可以出卖妈妈呢!”
“可是……可是童童力气不够……拖不住爸爸的裤子呀……”
童童委屈地说。
你:……

李泽言过生日当天早上你还在犯困,却早早地被李泽言从床上挖了起来。
“干什么呀……好困……”你在李泽言怀里左蹭右蹭,就是不肯松开被子从被窝里出来。
李泽言低头在你额头上亲了一下,哄你道:“乖。早上十点预约了要做产检,起来吧。”
“噫,妈妈不乖,还赖床。”
早早洗漱完毕的童童扒在床边看你,捂着眼睛做出羞羞脸的动作。
你赖在李泽言怀里,反驳了一句“我才没有赖床”被小姑娘一脸不信任地撇过头的动作伤了心。
“李泽言你说!我这是不是赖床!”

李泽言笑了,揉了把童童的脑袋,说:
“对,妈妈没有赖床,妈妈是因为肚子里装着上天送给我们三个人的礼物,太累了,所以才需要多休息一会儿。”

【怼你】由把怼怼拉去超市的漫步剧情衍生


你感觉你们婚后和婚前其实没什么差别,除了你无名指上多出来的一枚戒指,以及搬去了李泽言的别墅这个事实。
李泽言出口成怼你早就习以为常,而你在和他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后就已经开始放飞自我各种回怼,所以时至今日你俩倒是真没怎么说过什么甜言蜜语——包括婚礼上的对白也是拜托给了婚庆公司一手包办。
你有点无奈可是内心很清楚这个现实,毕竟你有些羞于表达。李泽言就更不要指望了,出口成怼的家伙,甜言蜜语?呵呵,不存在的。

周五下班后你接到了李泽言“出去吃晚饭”的电话,在遇见餐厅边吃边聊公司里大大小小的事,什么这个策划那个投资,气氛和谐得仿佛不是新婚夫妻而是生意伙伴。
晚饭过后你想去超市买些零食好在接下来的周末两天里边吃边煲剧消磨时光,差使李泽言把车停到了新光百货的地下停车场,转身就进了地下超市。
李泽言穿着一身高定却自然而然地去推了购物车,等你把晚饭打包的提拉米苏放到寄存柜后微微低头问凑到他身边的你:“要买什么?”
“仔细想想好像还挺多的……从生活用品开始逛吧!”
你刚觉得你们的对话有种莫名的即视感,李泽言就小小声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我笑你傻。”
你愤怒了:“你再说一遍?!无缘无故骂我傻干什么!”
李泽言被你炸毛的样子戳到谜之笑点,没忍住笑得更厉害连肩膀都在抽搐,被你恼羞成怒地锤了一下才把手虚握成拳挡在嘴边清了清嗓子。
“我生日。”
你茫然,“你生日不是还没到吗……啊!”
你突然想起来了。

和李泽言重逢后他的第一个生日,你当时还苦苦支撑着父亲留给你的公司。虽然对李泽言一言不合就幼稚、张口闭口是白痴的怼人模式很愤怒,但是看在他是把握着你公司经济命脉的人而且对你还挺好的份上,你还是决定帮他过一次生日。
跟魏谦问起李泽言往年生日怎么过的时候,得到的答复是:“看那段时间公司有没有什么重要的发展计划,有的话就开个生日宴会,该谈妥的谈妥该动员的动员;没有的话就是和朋友们吃顿饭,虽然最后十有八九又是餐桌上促成一桩生意合作。”
说到最后魏谦两手一摊,表示对这个热爱工作的总裁他也很无奈。
“你突然打听这个干什么?……终于打算展开行动了吗!”
当时和李泽言还只是“合作伙伴”关系的你看着魏谦脸上按捺不住的八卦内心无力。怎么你们助理都那么闲的吗……老是操心总裁脱单的问题咋不见你多亲自拿几次文件呢。
“不,你想多了,我本来只是随口打听,可是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李泽言好可怜,所以我决定——”
“你说谁可怜?”
李泽言的声音在你身后响起,吓得你差点没站稳崴了脚。一个应激反应扒住了墙免遭于难,转头就是李泽言一脸“我有点想笑”的表情,你赶紧打着哈哈糊弄了过去。

然后魏谦就十分积极地加入了你和公司里几位关系好的员工们成立的“在李泽言生日时给他一个surprise庆祝最后一个2字开头的生日大作战特别行动小组”。
然后因为字数超出限制最后微信群名敲定成了“庆祝李泽言奔三”。
魏谦表示进群之后的那几天他只要打开微信就有点怕怕的。
知道李泽言是souvenir的老板后你毫不客气地把庆祝地点定在了那里,蔡老先生也在你、安娜、悦悦以及魏谦的合wei力bi恳li求you下同意了隐瞒李泽言的事。

计划顺利进行?
才怪。
就是到了今天你都想不明白李泽言为什么会那么闲可以有事没事在大街上乱晃,甚至可以被你为了追小偷而丢出去的鞋砸到头,
所以,其实是计划(看上去)很顺利地在进行。
安娜帮她家里的表哥表姐堂哥堂姐等多次策划过婚礼可以说是身经百战,这次也别无他选地负责起了生日惊喜的总策划。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
总之等你反应过来时其他人都已经把别的任务分清楚了,就剩下生日蛋糕以及把人支开这两项交给了你。
你:……
总策划是你让安娜来的,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跳下去还得把土埋埋好。
“好吧……再怎么说他也是华锐总裁,应该不至于特别闲……吧……”
这话说出来你自己都底气不足。
毕竟是能被你为了追小偷而丢出去的鞋砸到头的人啊!!!

计划开始的第一个下午,你就收到了来自“鹰眼”的敌方情报:注意!“灭霸”下午的行程为空!不出意外会去souvenir!请蜘蛛侠迅速出击!请蜘蛛侠迅速出击!
你:……
魏谦,醒醒,片场不对。

虽然内心对魏谦的入戏太深无力吐槽,但你还是像风一般的女子冲去了华锐,并且正好拦住了刚把电脑关机要离开办公室的李泽言。
然而身体动得比脑子快的后果就是,你已经把李泽言拦下来了,却还没想好用什么做借口把人拐走。
支支吾吾了半天就是想不到要怎么把人拖走,李泽言像是有点不耐烦了,看了看腕表的时间皱眉看向你,问:“你已经在我面前欲言又止了五分钟了,有什么话直说。”
“啊哈哈,今天天气不错……总裁你周末也要加班吗?”
“下午没什么事,打算去souvenir看看。”
“不行!”
“?”
“我……我想去超市买做甜点的材料!”
“所以?”
“……那个啥,陪我去呗……?”
你在心里宽面条泪,这么蹩脚的理由李泽言要是信了跟你去了那他肯定是上天派来搞笑的!
“走吧。”
?!
“去新光百货。”
?!?!!!
李泽言你回来!!不要在谐星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然后你还是和他去了超市。
“买什么?”
“仔细想想什么都要买……我们从生活用品区开始,慢慢逛吧?”
“你……”
“不可以吗?”不可以的话我就买完材料把你拖去遇见餐厅好了,缠着你教我做甜点应该可以浪费很久的时间。
——你当时是这么想的,自暴自弃一般觉得,反正李泽言已经被拖出来了,能拖多久是多久吧。
“……可以。”
耶嘿。计划通。
结账后你拎着大包小包东西等李泽言打完电话就开溜,结果反倒被他拦住了。
“带着这么多东西挤地铁?”
“没事啦,身经百战,都挤出经验来了。”
“……跟我回华锐,回去后我让魏谦开车送你回家。”
ok,有顺风车不搭白不搭。
你和李泽言比魏谦先一步到华锐,李泽言又打了个电话,转身和你说:“魏谦等会就来。你到家了给我打个电话。”
“好,你快去忙吧别管我了。”

回忆到此为止。
挽着李泽言的手臂逛了大半个生活用品区的你还是琢磨不出来,当初你究竟是怎么露出马脚的。
“因为你笨,”李泽言被你脱口而出的疑问逗笑了,“我怎么说也是华锐的总裁,恋爱中智商再怎么下降也不至于降为0,一次两次可以算作偶然,但是那么多次被我撞破我还不会把事情串联起来推敲前因后果的话,我都觉得对不起我的公司。”
你:……
“老实说,我很开心。”
李泽言突然从背后环住你,凭着身高优势体格优势把你搂在怀里后继续双手推车。
你任他搂着,但是不懂:“开心什么?”
李泽言笑了,笑意从眼底嘴角浮起漾开,好看得你心跳漏拍。
“我开心,因为我那两次人没白救,因为有人为了让我高兴而像个小孩子一样偷偷摸摸地策划生日party,因为……”

——“那是我喜欢的姑娘为了哄我开心。”

你听着李泽言在你耳边说完那句情话,又回想起当年你给他庆祝生日那天——
“比起你亲手做的蛋糕,我更希望你送我的礼物是‘你男朋友’这个身份。”

【伞修】记几个亲吻①

第一个,初吻。
初吻是在确定恋爱关系后的第二个月发生的。
那晚是夏天少有的夜雨,闷了许久的天气到了傍晚终于轻轻地卷起了微凉的风。苏沐秋先是高兴地表示终于可以不用担心开窗睡觉有蚊子的问题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比叶修更能吸引蚊子——然后不顾叶修“雨要是飘进来打湿了什么东西你肯定会哭死”的抗议,把窗户开到快要掉下去。
也不怕有人爬墙钓鱼。虽然在下雨。
叶修躺在和沙发拼在一起的茶几上,听着窗外的雨声难以入眠。
终于睡到了沙发的年轻恋人呼吸绵长,但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彻底熟睡。
[沐秋?]
少年压低了声音喊恋人的名字,得到了迷迷糊糊的回应。
[嗯……怎么了……]
[我睡不着。]
[那就数羊……]
被标准答案糊了一脸的叶修二话不说伸手就去拧苏沐秋腰上的痒痒肉,本来正要彻底入睡的苏沐秋条件反射地大叫了一声后也彻底清醒了过来。
[嘘——沐橙在睡觉哦。]
[叶修你找死啊。]
被拧了痒痒肉的苏沐秋咬牙切齿。
[我睡不着,你陪我聊会天呗。]
叶修侧身面对着苏沐秋,直视恋人因好梦被搅而饱含怒气的双眼。
窗外电闪雷鸣,苏沐秋愤怒地看着眼前装无辜的家伙,脑子里认真思考着在不吵醒妹妹的前提下和叶修打一架的可能性。

“要不你亲我一口呗。你亲我一口我就不烦你。”

叶修一句话如同平地惊雷,炸得苏沐秋一下从沙发上坐起。
叶修看到苏沐秋的反应捂着嘴憋笑,肩膀直抽搐。
苏沐秋坐在沙发上借着偶尔的闪电带来的一瞬间明亮看叶修。
然后他握住了叶修捂嘴那只手的手腕。

“你把嘴捂上了,让我怎么亲你?”

叶修的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来,苏沐秋从见到他真人第一天起就知道。这家伙仿佛天生自带嘲讽技能,而且针对他时效果能发挥到最大——叶修总能三言两语就把苏沐秋气到嗲毛——可就是这样,这张嘴依然柔软得不可思议。
人生中第一次用嘴触碰别人的唇瓣,苏沐秋和叶修都觉得对方紧张到发抖,想要嘲笑对方却又在开口前一秒忽然想起来他们正在接吻,一个进行时通常都没空说话的动作。
两个人的唇就那样干巴巴地贴在一起,没有谁像电视剧或者小说里一样无师自通地用舌头撬开对方的嘴然后霸道份攻城掠地。
他们甚至还睁着眼睛看着彼此。
然后,苏沐秋在放大的影子里看到叶修眨了眨眼——就闭上了。
知叶修如苏沐秋,自然明白叶修是在让出主动权。
他在等苏沐秋进一步亲吻他,不再是这样干巴巴的嘴贴嘴。
可苏沐秋害羞了。
他往后一缩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初吻就这样短促而乌龙地结束了。
[快点睡觉!明天还有好几单代练要交。]
叶修睁开眼看了看躺回了沙发上背对着他的苏沐秋,无声地扬起了计谋得逞的笑容。

【伞修】我想你了|深夜短打again

朋友圈看到的新套路😂微信发“想你”会有大片的四角星✨✨✨掉落
于是来半夜搞事。
沿用上次那个【强行掰直的苏沐秋不完美】背景设定,伞哥出任务快两个月啦!叶修表示沐橙(并不是)想你了!你快回来——

【荣耀号形象代言人的私人频道】
我想哭:母球
我想哭:沐秋
我想哭:你平时看到的星星都是几个角的
苏沐biuuu:?
苏沐biuuu:你是说在飞船旁边飘着的那种还是……
我想哭:我是指一闪一闪亮晶晶那种
苏沐biuuu:大概是五个……如果我没理解错你指的星星的话
我想哭:对咯!那你想不想看四个角的😛
苏沐biuuu:好啊,你要送我吗
我想你了:是啊,看好了
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
我想你了:怎么样!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苏沐biuuu:……嗯
我想你了:那想我不想我?
苏沐biuuu:想。
我想你了:亲一个
苏mua秋:……犯规啊叶修。

【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