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Y-苏沐秋

您好,这里是荣耀智能机器人RY-苏沐秋为您服务

【伞修】我想你了|深夜短打again

朋友圈看到的新套路😂微信发“想你”会有大片的四角星✨✨✨掉落
于是来半夜搞事。
沿用上次那个【强行掰直的苏沐秋不完美】背景设定,伞哥出任务快两个月啦!叶修表示沐橙(并不是)想你了!你快回来——

【荣耀号形象代言人的私人频道】
我想哭:母球
我想哭:沐秋
我想哭:你平时看到的星星都是几个角的
苏沐biuuu:?
苏沐biuuu:你是说在飞船旁边飘着的那种还是……
我想哭:我是指一闪一闪亮晶晶那种
苏沐biuuu:大概是五个……如果我没理解错你指的星星的话
我想哭:对咯!那你想不想看四个角的😛
苏沐biuuu:好啊,你要送我吗
我想你了:是啊,看好了
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
我想你了:怎么样!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刺激不刺激!
苏沐biuuu:……嗯
我想你了:那想我不想我?
苏沐biuuu:想。
我想你了:亲一个
苏mua秋:……犯规啊叶修。

【没了】

【伞修】一个突发短打

看一个综艺时的脑洞……越写越跑偏


戴着手环比心率,倒计时结束后心率高的败


伞哥影帝综艺固定主持x叶修歌神综艺嘉宾


——————

“下面进行第二轮,请固定MC队和嘉宾队各派一名成员上场。”

苏沐秋站了起来,走到空地的垫子上坐下。

嘉宾队的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当有志一同地从叶修背后推了一把。

笑话,比嘲讽比撩拨,在坐有谁敢和叶修比???

更何况是面对苏沐秋时的自带强力buff叶修。

叶修被众人半开玩笑似地一推,少见的好脾气地走上前,大咧咧往空地上的垫子一坐,捡起手环戴在了手腕上。

“计时,开始。”


叶修一开始是打定主意不理苏沐秋的,但是扛不住一边来自黄少天的0cd话痨攻击技,瞄了眼苏沐秋身后实时监控心率的屏幕再扭头看看自己的——

90:101

好吧,不蒸馒头争口气,虽然在这种小游戏上没什么必要太较真,但是想想要是他真输了指不定转头苏沐秋怎么笑他。

于是叶修从垫子上挪开,蹭到了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看着叶修凑近,依然笑得如沐春风岿然不动。——虽然他身后的屏幕已经出卖了他。

90,93……

叶修笑着瞄了瞄苏沐秋身后的电子屏幕,得寸进尺地凑到苏沐秋耳边。


然后固定MC队的一干人等眼睁睁看着苏沐秋的心率狂飙,一下子突破了120甚至有往130跑的趋势。

叶修你凑苏沐秋耳朵边说了啥???说了啥???

计划通√的叶修满意地看着苏沐秋心率飙车,最后往苏沐秋耳下轻轻吹了一口气正要全身而退,结果被苏沐秋一把箍住了肩紧紧搂在怀里。


要反击!!!!!!!!

固定MC队的成员们纷纷双手握拳眼冒小星星地期待着。


但是苏沐秋什么都没做。

就是把叶修紧紧搂在怀里,不撒手也不说话。

叶修把下巴垫在苏沐秋颈窝,仰面朝众人笑得相当地明媚忧伤。被苏沐秋箍住而没来得及抽回的左手揉了揉苏沐秋的头发,围观的一干吃瓜群众表示:哦,又在泼狗粮。


“5,4,3,2,1——时间到。苏沐秋对叶修,叶修胜。”

嘉宾队的成员们纷纷欢呼庆祝,叶不修不愧是叶不修!


但是苏沐秋依然一动不动,把头低得极深极深。一边的嘉宾欢呼完发现他们的队长叶修还被苏沐秋搂在怀里,想上前询问都被叶修轻轻挥手的动作制止了。

然后大家就都听到叶修一边拍着苏沐秋的背一边柔声说:

“没事啦苏大大,我们现在不都好好的吗。”

“……你犯规。”

“好好好,我犯规,可是我也赢了呀。苏大大你再不松手这节目就没法录了。”

“……”

苏沐秋一声不吭地撒手了,从地上站起来归队。

众人一看苏沐秋没事了,也纷纷松一口气,节目继续录制。


+


“老实交代啊叶修哥,你到底说了什么能让我哥情绪失控成那样?”

白天的节目录制告一段落,在酒店下榻的叶修总算被苏沐橙逮住煲起了电话粥,苏沐橙听叶修说了白天节目录制时的小插曲后,啧啧称奇。

“也没什么,就……‘沐秋,欢迎回来’而已啊。我哪知道他会情绪波动那么大。”

“心脏啊叶修哥!你明知道我哥很介意那件事。”

“……怪我咯。”

“那不然咧!说真的你赶紧哄哄我哥,不然等录完这期节目他指不定怎么收拾你呢。”

“不能吧?!……等等有人敲门我去开下……沐秋!”


躺在沙发上敷面膜的苏沐橙听到叶修的“沐秋!”果断挂了电话——谁知道再不挂断他们会直播什么限制级的东西?


两位哥哥啊……啧啧啧。


+


但是事实证明,苏沐橙纯粹是想多了。


苏沐秋反应快,在叶修biang一下把门砸上前一个闪身进了房间。

“苏大大,苏影帝,半夜乱闯别人的房间是很不对的。”叶修拧着门把手,看着一进来就把自己砸到床上的苏沐秋,咬牙切齿。

“你管得着吗?我乐意去哪就去哪,叶·大·歌·神。”

苏沐秋只有在完全放松的情况下才会显示出有点无赖的一面,蹬掉鞋心满意足地往床的一侧一个翻滚,拍了拍腾出来的剩下半边床,示意叶修过来。

叶修没辙,爬到床上甩掉拖鞋,一掀被子钻到苏沐秋身边。

苏沐秋相当惬意地翻了个身搂住叶修,正打算说“我今晚就睡你这了”的时候被叶修一句“对不起啊苏大大”给说懵。

“道什么歉?”

“……没事。”

苏沐秋眨巴着眼半天才回味过来。

看看躺在他怀里假寐的叶修,低头啾咪了他一口。

“???”

“没关系。”苏沐秋对着仰头一脸茫然地看着他的叶修笑。

“我就是愧疚。”

“当年把你捡回家的是我,对着你拍胸口保证能养好我们三个人的是我,可是因为车祸一下子睡了四年导致你要肩负起那么多重任的人,也是我。”

“本来如果我再小心一点,我们可以比现在更早拿到属于我们的那份荣耀的。”

“该说对不起的其实是我,叶修。但是我也很高兴,高兴你选择了代我照顾沐橙,高兴你坚守我们的梦想一人走了那么远……”

“叶修,谢谢你。”

“我爱你。”


本来剧本到这里就应该进入你侬我侬互诉衷肠嗯嗯啊啊然后拉灯的阶段的。

但是饶是扯淡如作者,也不知道你大叶修脑子里在想什么——


“哇塞苏大大我没听错吧?你跟我告白了??”

“……”

苏沐秋特想一个枕头摔叶修脸上。

“哎哎哎再说一遍呗苏大大,你刚刚说我爱你的时候那小表情简直绝了,我给你录下来你留着以后当感情戏练习用呗?”说着还要挣开苏沐秋爬起来去找手机。

“闭嘴!睡觉!”

“哦哦哦哦哦苏大大你耳朵红了!哎哎哎脸也是!”

“叶修!!!”



【没了。】


【伞修】强行掰直的苏沐秋不完美

不要问我为什么写这个

我要被伞哥的签名板气哭【。】

三张签名板一张比一张弯

想稍微掰直一点结果

他背面就起皱了!!!

宁死不直!!!!!!

妈的死给!!!!!!!知道你喜欢叶修了!!!!!下一个!!!!!

联盟里的人都知道,联盟第一人叶修手里的武器千机是他老公设计的。

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这把可以变形的武器千机,如果放在水平线上看的话,其实是有一个微妙的弯曲弧度的。

张新杰本来也不知道。

但是后来有一次,叶修在战斗中受了重伤,一身战甲碎成烂渣还扎了几片进身体里,苏沐秋人还没回到星舰上就已经动用了荣耀战舰副舰长的身份命令全舰医师待命了。

然后全舰医师呆在甲板上目睹了他们的副舰长左手千机右手叶修地突破火力网全过程。

卧槽说好的副舰长因为身体原因无法作战呢!这他妈战斗力根本就和叶修一个水平啊!

张新杰扶扶眼镜,笑而不语。

“千机损伤太严重了,我先去技术部维护一下,他醒来立刻通知我。”

守在昏睡了三天三夜的叶修身边没眯过眼的苏沐秋在听到方士谦关于叶修已经脱离危险的再三保证之后才总算松了口气,就在张新杰以为他终于要去休息(苏沐秋三天三夜不睡觉的行为已经引起了他的强烈反感)的时候,苏沐秋一句话甩出来,气得张新杰差点没把叶修的输氧管给拔了。

但是张新杰就算想暴打苏沐秋一顿也做不到,叶修的状态需要他和方士谦寸步不离的照顾。

张新杰:妈的好气.jpg

叶修醒来的时候张新杰转身就跑——去技术部找苏沐秋。

然后就发现,“千机是弯的”这件事了。

千机损伤严重,这样一个变幻无穷的武器全面修复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并不比把它提升少。

而为了全面测试千机性能,苏沐秋和关榕飞打开了千机的结构图,在一旁的全息投影上循环播放千机的组装和变形过程。

然后张新杰就在网格线的背景下发现了一个肖时钦小细节。

千机的主承轴,

逼死张新杰!!!

“哟,小张,”苏沐秋听到门响抬头,“叶修醒了?”

“是的。”

苏沐秋迈开腿就要往医疗舱走去,跨门而出的时候被张新杰一把拽住:“等一下前辈!我有个问题要请教一下!”

“……你说。”

“千机的主承轴为什么是弯的?!”

“……”

苏沐秋:目瞪口呆.jpg

“你这个问题……嗯……有点深奥。”

“有多深奥?”

“很深奥很深奥,深奥到我三言两语解释不清楚……”

张新杰瞄苏沐秋一眼,追问:“不能把它掰直吗?”

“不能,”苏沐秋诚恳道,“因为强行掰直的千机不完美。”

差点没把张新杰吓出飞船。

叶修痊愈后的一个星期千机终于维护完毕,得到关榕飞“顺便提升了一下千机性能”的交代后兴致盎然地和苏沐秋韩文清他们跑到虚拟格斗场打了几场,三个小时下来得到来自张新杰的强制休息命令才跑去餐厅吃饭。

张新杰跟在韩文清身边落后苏沐秋和叶修十步距离(毕竟无论是谁都不想吃来自伞修这对魔王cp的免费狗粮),去餐厅的路上一直盯着叶修手里的千机。

至于苏沐秋搂着叶修走两步掐把脸捏把脖子揉把耳朵的小动作,张新杰选择视而不见。

韩文清走两步看张新杰两眼,直到吃完饭后才终于等到来自反常的张新杰的提问:

“队长,你知道千机的主承轴和叶修一样是弯的么?”

韩文清:“喵喵喵???”

新杰别闹,说得好像你不是一样。

后来张新杰始终被千机主承轴那个微妙的弧度神烦着,忍无可忍之下再次冲去了技术部找关榕飞讨论这个严重影响他的睡眠质量的问题。

“主承轴材质特殊且稀有,原材料是SX1550星上的稀有矿石,硬度极高无法依靠蛮力改变形态,我们拿到手里的原材料形态是弧形长条,现在这个主承轴的弯曲度已经是多次打磨后的最佳状态了。”

听着关榕飞的科普,张新杰终于释然。

什么强行掰直的千机不完美,我呸!明明是强行掰直的苏沐秋不完美吧!!

收周边 占tag致歉

收沐秋的签名板,想收够18张,再收10-11张。尽量原价不吃捆
伞哥周边也收
cp向只吃伞修only

男友力三十题|伞修|1/30

01. 倾向一边的雨伞

今天难得轮到叶修出门买泡面。

苏沐秋刷完最后一单代练,在嘎吱摇晃的椅子上伸了个懒腰,一边完全不顾形象地打着哈欠一边在思索究竟是登录秋木苏继续荣耀,还是到床上再睡一觉。

可惜天公不作美,苏沐秋两个计划最终都没能成功实施——

打雷了。

之前一直在打游戏没注意,只觉得天有点黑,结果此时一看外面云幕低垂,估计是要下雨。

等等。

叶修那小子,没带伞吧?!

————

等苏沐秋穿过雨幕来到叶修身边时,方才作瓢泼状的雨势已经收敛起来了。

叶修看到苏沐秋出现,嘴角一勾,问:“哟苏大大,怎么这么有空下雨跑出来打伞散步啊。不是说今天就是地震都不出门的吗。”

苏沐秋白眼都懒得翻:“我要是不来接你你就要在这里等到雨停才能回家,你要是在这里等到雨停才回家我就要推迟吃到泡面的时间,我要是推迟吃到泡面的时间垃圾就会来不及收拾,垃圾来不及收拾就有可能被沐橙发现我们又吃泡面,被沐橙发现我们又吃泡面肯定又要在那叨叨叨半天连作业都不写,要是沐橙只顾着叨叨叨——”

“停停停停停——!!!苏大大你能不要那么扯淡吗?坦白点说一句你担心我会死吗?不坦诚的孩子真的一点也不可爱知道吗?”

“……去你的你才是小孩子。走不走,不走我走了,你在这儿接雨水泡泡面吧。”

“哎哎哎别呀苏大大等等我啊!”叶修一个跨步钻进了转身想走的苏沐秋的伞下,“再说了,家里已经连一包泡面都找不到了,你要是就这么走了,回家是要喝西北风啊?”

“你怎么就那么确定我没有私藏?”
“呵,笑话,”叶修小幅度的一甩头,过长的刘海在伞下小小的空间里划开轻微的弧度,“当初的泡面可是我们两个一起藏的,我会不知道数?”

苏沐秋撇嘴,不置可否。

“雨真大啊。”

叶修将怀里装满了泡面的纸箱掂了掂,换了一个手搂住纸箱已经被打湿了一角的上端。

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的小动作,仗着不甚明显的身高优势瞥一眼叶修的肩膀,再看看叶修怀里被打湿了的纸箱,手腕悄悄地偏转了几个角度,将叶修完完全全笼在伞下。

耿直落下的雨丝被完全隔绝开来。

——FIN.

今天签名板到了!

伞哥帅得我哭泣!!!尖叫!!!

三十题只有一题的原因是

我懒(。

但是我会努力写完的!!!虽然不一定每题都是写伞修!【滚【你还想雨露均沾咋地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喻黄】天上掉下个黄少喵

@Mue子 太太画的那只黄少天萌到吐血!!!
忽然爆肝码字.jpg
一个短打而已要什么逻辑!
我只卖萌!必然欧欧吸!【滚

喻文州看着躺在自己碗里睡得欢快的不明生物,有点头疼。
我到底为什么要捡这个家伙回来???
“咪!”
碗里的不明生物忽然朝空中蹬腿,喻文州驾轻就熟地伸出手指用指腹安抚小家伙。
然后食指就被这个不明生物四肢并用地抱住了。
头疼。
*
其实要说喻文州为什么会捡这么一个躺平了都不到他半个巴掌大的不明生物回家……嗯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是这个不明生物先动的手。
事情要追溯到三天前。
广州被高温煎炸了一天热到不行,喻文州下班到家想给门口那些蔫了的花浇浇水,结果浇到一半忽然听见一边的水桶里噗通一响,转头一看,一个跟手办一样大的生物在里面扑腾得贼欢。
我丢。
咩鬼黎噶?
扑腾得特别欢快的手办(?)看到喻文州一脸“什么鬼”的表情丝毫不尴尬。
“你好我叫黄少喵( ^_^)/(小短手举了举)你就是这房子的主人吧我关注你很久了!(比了个大拇指)你造吗我是上天派来的专门吃别人的锦鲤的喵哦不要跟我说网上那些喵也能吃那些还没成精的凡猫俗喵就算吃了锦鲤也没有什么喵用因为运气仍然在但是本喵可以连鱼带运气吃光光少年我看你骨骼精奇很有做鱼不对做菜呸也不对是做我Master的天赋怎么样要不要来和我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鱼啊数到三你不出声我就当你答应了哦三好的契约签订成功恭喜你成为本喵的第一位Master!”
……
喻文州选择把水桶里的水倒掉。

“哎哎哎哎少年冷静少年别冲动啊啊啊啊啊啊三段挠!!!”
自称黄少喵的不明生物在水面猛地接连划了三下一把搂住了喻文州的手指。
哎卧槽。用力过猛……挠破皮了。
手脚并用死死扒住喻文州抓着桶沿的手指的黄少喵觉得,自己大概是活不久了。

“你还有尾巴?”好不容易看清楚黄少喵到底长什么样的喻文州挑眉。
嗯嗯嗯!
黄少喵耳朵紧贴头皮点头。
“只吃小鱼干可以?”
嗯嗯嗯!
黄少喵眼珠子亮晶晶地看着喻文州点头。

然后就被喻文州带回了屋子里。
*
虽然第二天一觉睡醒看到床头柜上面那个睡成一摊的拇指猫人怀疑了一下人生,但是喻文州也不是什么坚定不移的无神论者——况且这个不明生物,还是挺可爱的?
噫。
*
黄少喵其实特别好养,每天十多个小鱼干投喂下去吃得干干净净渣都不剩。
就是喻文州觉得放在冰箱里用来哄侄女的果冻数量直线减少。

因为长得酷似手办,喻文州在购置黄少喵强烈要求的“生活必需品”时简直是一气呵成,从衣服到小房子一应俱全。
就是那张床买回来真的基本没用,因为黄少喵特别喜欢睡在碗里。
喻文州多次劝说表示碗要是摔了躺在里面的黄少喵很容易被碎片割伤,但是黄少喵固执地表示你不要小看本喵,本喵身手敏捷眼疾手快坐如钟站如松走路一阵风从小到大除了隔壁村头长着张大佬脸的虎文清就没怕的不就是碎个碗割个伤而已嘛湿湿碎啦。
……你开心就好。
*
然后,湿湿碎就仿佛一个flag.
立得快,收得也快。

因为公司的临时会议而被延迟了下班时间的喻文州到家后并没有听到任何动静。
不对啊,黄少喵居然没有偷吃零食看电视?

在一楼转了一圈再三确认没有黄少喵踪影的喻文州上了楼,一开房门就看见了床头柜前一地的碎瓷片。
*
“我跟你说真是好险啊幸亏本喵躲得快不然被砸到的就不只是尾巴那么简单了真的真的你别一脸不信哎哎哎蔑视的眼神也不行总之本喵现在是伤患你必须照顾本伤患的感受不然我要闹了嗯这才对嘛真的我告诉你我扒在碗沿要翻出来的时候那个碗就已经要掉下去了还好我眼疾手快地蹦回碗里虽然这也导致了碗直接掉地上但是我反应快对不对所以我在碗掉下去的时候当机立断抱住了耳朵但是谁知道我居然好死不死被那个大块的碎片扣住了尾巴还压了一截在外面可疼可疼了——哎哎哎你轻点尾巴也会疼的!!”
喻文州剪了特别细一条纱布在给黄少喵进行最后的伤口包扎,一边听黄少喵吧啦吧啦地解释为什么他尾巴受伤了还能睡着,虽然罗里吧嗦了半天也没说到重点。
“抱歉少喵,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就睡着啦……。我以为你会很快回来的啊谁知道居然拖到了现在不然我说什么都要把那个碎片挪开再睡!”
喂喂喂重点还是在睡觉上吗?
*
折腾了半天总算包扎好尾巴上的伤口,喻文州伸出食指揉了揉黄少喵的脑袋,结果抽手回去的时候被小家伙抱住了指间啾咪了一下。
“???”
喻文州一脸懵鱼.jpg
“……看、看什么看!本喵只是看到你上次被我挠到的伤还没好全帮帮你而已!”
那你脸红什么?
喻文州轻笑,说:“好的,谢谢少喵。”
哼(*´・з・`*)
“少喵要去厨房陪我做饭吗?”喻文州掌心朝上在黄少喵面前摊开。
“好啊好啊!”
黄少喵一下蹦到喻文州的手掌心,然后被稳稳地送到喻文州的头顶——所谓的“这里风景不错以后就是本喵的专属座位啦!”

“^_^少喵开心就好。”

关于cp20本摊(I31)合志印刷出现问题的处理情况

风过香甜:

由于我们发现卖出去的博晴合志《博君四时晴》出现印刷量不足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都在统计买到问题本(到第九十三页之后就没有了,这是重点!这是重点!这是重点!)的宝宝们的地址好统一让印刷厂免邮费寄过来。所以请宝宝们及时联系骑士@第26号骑士 和我统计收货地点。
请各位记住,我说过的让大家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那就真的要做到,愿大家为了博晴圈的未来而努力奋斗!我们出本小组也会努力修改错误!给大家带来更多更好的本子!谢谢各位了!

紧急通知

各位!!!!!!!!!!

第26号骑士:

致所有在CP20购买了《博君四时晴》同人志的人
各位姑娘,实在抱歉!!!
CP20出售的同人志《博君四时晴》出现了严重的印刷问题!
请各位购买了同人志的姑娘检查你们手中的同人志
整个同人志应该是一百一十一页!
如果有错页漏页行为马上私信联系我!
再根据实际情况联系印厂调换或是退款。
各位购买了同人志的亲们
实在万分抱歉!!!
对不起!!!
对不起!!!
请不要因为这件事讨厌博晴!!!

【博晴】新衣

本来打算阿爸皮肤到手那天就发的……结果拖到了现在。

樱花祭结束后,平安京里一家有名的裁衣店举办了一个活动,为了感谢各位阴阳师大人平日里对平安京的守护,只要在活动期间带着足够数量的信物前来,裁衣店都会提供全新推出的狩衣一套。

源博雅去晴明的宅院时路过了那家裁衣店,偏头稍一打量摆在门口最显眼处的那套狩衣,勾了勾唇角,笑了。

那个橘子……如果顶在晴明头上的话,大概能顶很久都掉不下来吧?
毕竟是晴明这样不急不慢的人啊。

接下来几天博雅都没怎么在晴明的院子里待着。
总是带着茨木和一堆奉为达摩出门,美其名曰“趁着樱花祭多准备些狗粮”然后整天整天地诛邪剑多重箭万箭齐发,打得外面那些野生的妖怪看见他就跑。

所以博雅到底是在忙什么呢……
对着头顶的樱花出了神的晴明内心半是无奈半是庆幸地想着——
还好博雅最近忙,自己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做准备……

等到博雅终于又整天整天地在晴明的院子里赖着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
“眼睛上的伤口怎么样了,”晴明坐在石几旁冲着茶,一旁架了个小炉子煎药,热气丝丝冒出来,伴着药味弥散在整个庭院里。怕火的小纸人早早地举着扫帚躲去了一边,晴明一手往茶杯里注进热水,一手举着蝠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火,“桃花说喝完今天份的汤药就可以等伤口慢慢愈合了。”
“嗯……”源博雅百无聊赖地趴在石几上数从樱花树上飘落下来的花瓣,“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啊,不就是伤到了眼睛嘛——晴明!”
说话间的一抬眼,就看到晴明伸手要直接去拿药炉倒药,劈手握住纤长的快要碰到药炉的手指,举到眼前反复仔细地察看。
“怎么可以直接用手去拿药炉!那东西很烫的你知不知道!万一烫伤了可怎么办!”
“其实我觉得没什么啊,不就是烫到了手指嘛。”
博雅闻言抬头,只见晴明阖起了蝠扇支住下巴,略微上扬的嘴角配合微眯起的狐眼,笑得相当邪气。
“……晴明。”
博雅知道晴明是又在为自己对伤势不上心这件事置气,但是确实是他理亏,这种时候不能进行任何反驳。晴明不听的。

晴明把手抽回来重新拿起药炉,棕褐色的药汤倒在碗里,水汽腾起,袅袅婷婷。
“喝了。”
博雅也不是什么扭捏的人,身为武士哪怕在雅乐上有着极高的造诣也无法在吹笛之外的事上柔了他半分的干脆,伸手接过药碗仰头就灌,喉结上下滑动几个来回药汤就被喝了个干净。
“唔,有点苦。”
大喇喇地把碗一放,博雅舌尖暧昧地舔舔唇,眼神幽深地看着晴明。
执笔写字的晴明抬眼看看博雅,叹气道:“博雅,其中一只眼睛被遮住的时候不要做奇怪的表情——”
尾音被博雅倾身压来的吻吞没,停留在唇瓣接触层面的浅吻隐约弥着药汤的苦涩味道,但两人都没有在意。

“呃……博雅大人。”
帚神手里端正地捧着一个包装用心但不能说得上精致的包裹,站在樱花树五步开外的地方出声询问正装模作样向晴明学习写字的博雅。
“请问这里面装的衣服……是博雅大人新买的吗?如果是的话,我给您整理一下放起来。”
“不用,给我就好。”
“是。”

“这是什么?”
“新衣服,给你的,”博雅把包裹往晴明面前一放,挑了挑眉道,“换上看看?”
晴明愣愣地看着包裹,稍晌抿嘴笑了。
“好巧呀,博雅。”
“嗯?”
“我也给你准备了一套新衣服。还有新的弓。”
“……”
“博雅也去试试看么?”

博雅又笑了,“我们可真是心有灵犀,晴明。”


——————————————是的没了。